【观点】抢虚拟币装冷钱包逃台湾被抓回旧金山!谈数位资产的安全观念与习惯

编按更新:美籍华裔 30 岁男子张天泽(Tianze Zhang)於 2022 年 3 月 16 日下午,在邻近旧金山伯纳高地(Bernal Heights)的居民区,持刀胁持其前老板,得手包含泰达币、比特币、乙太币等总价值约300万美金的虚拟货币(约9000万新台币),分散在几个不同的冷钱包後逃到台湾,经旧金山警方(SFPD, San Francisco Police Department)派员来台并通报台湾刑事局,顺利於上月底逮捕後,起出 Ledger 牌的冷钱包,并由旧金山警方押回归案。

究竟虚拟货币放在没有连网的冷钱包是不是比较安全?

为什麽投资加密货币的风险很高?认为风险高的第一印象是在於币的价格剧烈波动,但其实不只是价格波动很大而已。大多数情况是许多初来乍到的新手,没有老司机教你正确的观念和操作练习,自己不小心就将自己的币给搞丢了。不管是被骇客骗走,还是操作失误打错地址而锁死在区块链上,这都是常常发生的事。

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虽然没有人有权利可以冻结你的资产,但是你自己如果想要,也没有人挡得住你。所以我希望藉由这一篇,不只给新手正确的观念,更提供手把手操作养成正确习惯。这里综合了我4年多以来的个人经验和心得,以及在业界管理过上亿数位资产而至今尚未出事的真实习惯,分享给大家,希望有帮助。

正确的观念与认知是最重要的

一切行为与习惯由观念而生,治本方式还是要好好学习。

开始之前,我先定义出简单的三个标签,#Easy、#Hard、#UltraHard,标签指的是指一个行为的风险程度。

#Easy

我粗估85%不知道状况的新手会做的事情,或是少做了哪些事,都会让上了这个标签的用户暴露在极高的风险当中,损失自己的资产将会是早晚的事情。

#Hard

如果做到这个等级,就超越了85%的人了,自己不容易被盗或是损失资产之外,这应该是每个人都应该养成的观念和习惯。

#UltraHard

要管理金额较大的数位资产时,就需要做到这种程度,虽然非常安全但也伴随着极大的操作成本,各位读者可以参考即可,并从中了解为何如此做会是更安全的。

重要的观念

另外几个重要的观念是加密货币钱包通常放的不是钱,而是存放你私钥的管理器,而私钥是一个权限非常大的东西,私钥的生成和保存最好都不要与网路有所接触。通常钱包生成时给你的注记词(Menonics)就是私钥,千万不要存在连线的装置当中,最好是抄在离线的纸上。

大部分的装置都是可疑的,包括自己的装置也是,随时都有可能被塞後门,更不要相信别人的手机或是电脑,以及公共场所的电脑,例如图书馆的电脑或机场与高铁站的免费充电USB插槽。

自己的电脑与手机的剪贴簿也不是完全安全的,尽量不要直接复制自己的私钥贴上到别处,因为复制时骇客可能已经知道你的私钥内容了。

再来是分散风险,即数位资产的配置不要集中存放,例如全部放在某一个交易所或是某一个钱包。

还有若没有很深的专业知识,请选择主流或是公开网路上认证安全的工具,或是我文章中提到的工具和钱包。

工具的选择

广义钱包的种类很多,但大致上可以分成两种,冷钱包与热钱包,冷与热的差别定义大多是以平时有没有连网,或是有没有保持离线环境的差别。而冷钱包的特点就是相对安全但使用较难,热钱包则是相对风险高一些但使用方便,上图是我大致依照易用度与安全性两个象限去分群的分布图。

冷钱包

左上角的Trezor、Ledger和CoolBitX是常见的冷钱包,Trezor算是第一老牌的元老冷钱包,算是指标性第一的冷钱包,也是我个人爱用款,我个人就有三个以上的 Trezor …

Meta邀请创作者加入Horizon Worlds ,为元宇宙虚拟创作变现试水温

Meta日前宣布们即将开放创作者在旗下的虚拟实境游戏平台Horizon Worlds贩售自己的创作,这也是为打造元宇宙计画的其中一步,目前仅先开放美国和加拿大的部分创作者进行测试,希望未来所有用户皆能透过该平台以贩售虚拟商品来「谋生」。

面对其他3D游戏平台皆已开放创作者贩售虚拟物品,Meta也迅速投入这项功能的开发,并规划了创作者奖励计画,鼓励创作者使用Meta推出的新工具建立他们自己的世界,并以其他用户在其虚拟世界的停留时间长度当作衡量标准,提供全额奖金给达成每月目标的创作者。

至於平台与创作者间的分润模式也受到热烈关注,假如创作者在Horizon Worlds贩售一件产品,首先Meta会先收取30%的VR平台开发费用,接着Horizon Worlds则会在剩余金额中再收取25%的费用(约为售价的17.5%),等於平台方将从每笔交易拿走47.5%的费用,而创作者的实际收入只有总售价的52.5%。不过Meta也表示这些交易会比照Oculus Quest商店的方式进行,一样是以当地货币购买这些创作品,而不是程式内的专有货币。

《Road to VR》指出这样的收费方式和Meta执行长马克祖克伯过去於Connect 2021所发表的想法有所落差,当时祖克伯认为缺乏选择的市场和高额费用将会扼杀创新、阻碍互联网的经济发展,因此Meta将会努力降低和用户收取的服务成本,希望尽可能地提供更多人使用Meta的服务。

不过Meta认为这样的收费标准在市场上是具有竞争力的,而他们也会提供支援服务给创作者,例如:提供协作工具、接触受众和处理所有网路托管的成本,究竟将收益的47.5%付给Meta是否值得,也只能由实际使用的创作者自行判断了。

目前在Horizon Worlds购买的商品无法「跨世界」使用,用户只能在购买的世界中使用特定物品,除此之外,购买後的商品也可能会受到原创作者的修改,相关警语会在交易时的弹跳视窗事先提醒买家。

创作者也须遵守Meta和Horizon Worlds所颁布的VR使用政策与内容限制政策, Horizon的副总Vivek Sharma表示如果创作者无法遵守这些规定,他们将无法继续参与本计画。

社群媒体顾问Matt Navarra认为Meta把创作者变现的商机带入元宇宙确实是明智之举,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TikTok、Instagram和Youtube仍是创作者的经济重心,短期内创作者可能还是会对此保持观望,持续观察元宇宙的发展。

责任编辑:吴秀桦
参考资料:Meta、CNBC、The Verge、Road to VR…

【枫之谷M】狮子王讨伐攻略教学,BOSS机制与注意事项说明!

最初的感动《枫之谷》想必是不少七八年级生的经典回忆,就连小编自己都爱不释手,从小到现在出社会仍然没有退谷,加上时代的变迁现在大家直接就能在手机上体验到这款游戏的魅力,因此今天小编就要来帮各位简单介绍《枫之谷M》上,关於「皮卡啾狮子王讨伐」的攻略教学,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枫之谷M 皮卡啾讨伐攻略▌挑战机制

剩余HP攻击模式

100%撕裂攻击,闪电,咆哮80%激光,粉碎攻击60%反射攻击40%怪物召唤▲狮子王有分成四种难度,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选择相对的难度进行挑战,至於狮子王会随着 HP 的改变而有不一样的攻击模式,有些攻击是会直接秒杀的务必要记得闪开。
▌讨伐狮子王


▲狮子王的攻击不算太广,所以只要提早拉开都非常好躲的,尽量能不吃招就不吃招,尽量保持自己的血量。


▲狮子王的激光攻击就比较不好躲,建议可以稍微注意一下他的眼睛或是前置动作,只要发现他准备发射激光就尽量把距离拉开,否则会被一波带走喔!


▲玩家改变位置时,狮子王也会跟着移动,有时候会甚至逼迫到玩家的输出空间,为了避免这样的状况可以赶快绕开把狮子王引回空旷的地区。


▲看到这个图案就表示狮子王开启反射了,可以先停止输出等待反射时间过去。

▌狮子王奖励

简单困难混沌

伊菲亚戒指

伊菲亚耳环

伊菲亚项链▲ 以上是狮子王会掉落的三种饰品,掉落的机率不高所以玩家们要有耐心的农,如果三种都蒐集到时就可以兑换高贵的伊菲亚戒指。…

《Rice》专访林一峯:离开,是一种向前力

采访:@张电风扇

摄影:Martin

跨界,是香港唱作歌手林一峯身上的一个标签。演员、主持、歌手、作家、公司老板、旅游达人……当我们疑惑他哪来的精力经营「多元的身份」时,一峯已经出版了自己的第九本书——《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并将於6月再度与香港中乐团合作,用音乐诉说「家」的故事。

早前,一峯「快闪」广州联合书店,分享新书点滴。RICE(下称R)有幸与一峯(下称C)对谈,聊创作、聊出走、聊感情,甚至聊生死。而一峯2011年接受RICE采访时曾留下一句「给十年後的自己」的话,十年将至,重提当年,一峯亦有了更深的感受。

长文恐惧症患者,可点开下方VLOG👇,听一峯同你讲心事。

R: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采访到林一峯老师。

C:(笑)叫我一峯好了。

R:好,一峯。我们今天聊的不是他的音乐,而是他的新书《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新书记录了你这几年来经历的一些事情以及一些感想,那在这次的分享会,你最想分享给大家的是什麽呢?

C:《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其实是我的感情地图,里面有七成是爱情,其他就是亲情跟友情。其实每一段关系都会教你一点点东西,要学习一点点东西,然後经历每一段关系後,你要更认识自己。我写这本书也是因爲要面对一下自己走过的路,希望有一些错我已经帮读者们犯了(笑),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用糊涂吧。

对一个创作人来说,最幸福的就是你的作品让大家有共鸣。既然我会写字,也会写音乐,希望大家可以在我的作品里找到你想要的感觉。

一峯新书。图片来源:联合书店

R:你刚刚提到写东西的过程,就是把以前一些开心或不开心的经历再翻出来经历一遍,这是一个特别自虐的过程吗?

C:对,人要经过自虐才可以去自我调整。然後活得聪明一点,不要对不起自己的时间,不要对不起别人的感情,这个认识自己过程是必要的,自虐其实有时候是必要的。

R:你已经写过很多歌了,爲什麽还要把这些故事、感悟,用写作的形式记录下来?

C:我从小的愿望是做一个作家,从小到大都向往写书,然後机缘巧合下成爲了一个音乐创作人,又唱又作的人。不过无论是文字也好,音乐也好,剧本也好,唱片也好,都离不开创作。我喜欢的其实不是某一个媒介,而是分享故事。音乐可以是很抽象的,也可以是美化的。文字呢,给大家的空间会比较大,所以这一次《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里有很多歌曲背後的故事,(使得歌曲的呈现)在书里更立体。不过我还是有一个给自己的提醒,就是一切都要留一个空间,给读者去想自己的事情。

R:这些空间具体是指?

C:每一个东西不要解释那麽清楚,最重要是读者有空间去演绎自己的版本!

R:也就是说,音乐、写作其实是你自我表达的两种维度,我能这样理解吗?

C:对,比较立体。整体性比较强,说同一个故事。

在路上,应该是一峯作品永恒的主题。图片来源:网络

R:新书是关於旅行的故事,同样是旅行,跟之前那本《游子意外》有什麽不同吗?

C:《游子意外》是十年前的书,这十年的故事也已经很不一样了,现在的故事内容应该更精彩。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想法,(这本)是自我探索,《游子意外》是感想。

R:自我探索和感想有什麽区别吗?

C:《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的故事性很强,算是半自传。《游子意外》是水过鸭背的,没有过多的重量。

R:旅行一直是你的灵感来源吗?你去过那麽多的地方,会有疲惫的时候吗?就是不想再出发了。

C:没有,要我待在同一个地方我会很累。可能跟小时候住公屋,每天看着啓德机场飞机升降(的经历)有关,让我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世界这麽大,留在同一个地方,不是很浪费?!我不能留太久。

R:最久多长时间?

C:(认真想了想)香港一直是我的家,因爲爸妈还在,一定要回去看他们。不过我不能在香港超过三个礼拜。在美国每一个地方也不能多待两个月,不然我的脑子会慢慢地转不过来。应该说是创作不了,做不了人了。其实就是一个向前力,一个轮子一直在转的话,其实不用用力的。

R:你觉得这种向前力是什麽?

C:就是推着我一直不停地找东西、找答案、问问题。在不同的人生、不同的阶段问不同的问题,找不同的答案,然後在答案里面再找到更多问题,把所有问题交给大家,去想你自己的问题。

R:像去年年底发行《Travelogue 4 Escape》,Escape这个词就让我们就想起出走。你在《音乐旅情》里问自己,想逃到哪里?但是我记得在新书中,关於香港的一章里面,你说到离开是爲了回来,这算是一种矛盾吗?

C:生命本身已经有很多矛盾,留在同一个地方,自己的知觉会比较迟钝,慢慢就感觉不了很多东西!旅行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离开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用另外一个新的身份去生活,然後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重新认识你的家。

你太爱一个人的话,会很盲目,那你要找到新的理由去爱她,你必须要离开。转过头才知道,距离可以给你更完整的图画,看得更清楚。

R:最近旅行中有什麽新的感悟吗?

C:我现在其实没有旅行、回家的概念。我在香港的时候,用的是旅行的心态,到其他地方,是生活的心态,我这五年待得最多的地方是美国是西岸。大概一年,因爲LA是一个(有)很多好吃的地方。中部是因爲要学习单板滑雪,大概待一年。然後东岸是因爲纽约,还有最好的朋友住在那里。还有华盛顿。

现在逗留最多的地方是中美洲,不是在美国境内了,在墨西哥旁边有一个国家叫贝里斯。因爲吃过一个很好吃的辣椒酱是来自那个地方,然後我去了之後发觉那个地方很美,潜水也很棒!其实在贝里斯有很多森林,很多人去开牧场,我就去学骑马。

在火车/船/飞机上写得最多的一峯,能在单车、马背上得到放空。图片来源:一峯FB

R:你刚刚也提到,旅游的心态和在家的心态,这两个有对你来说有什麽区别吗?…

募资高手「啧啧」的创意魂:非典型企业与它的天才夥伴们

十年前群众募资风潮从欧美吹起,Kickstarter、Indiegogo成了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国际性募资平台,而台湾人最熟悉的群募平台,应该就是啧啧了。一路走来,总募资金额达46亿元,总赞助人次190万次,至今共有3771个专案上线。啧啧怎麽做到的?

2011年,年仅28岁、在英国担任建筑师的徐震,因为看到身旁学设计、做创意的朋友,迫於现实和资金考量,往往对於是否要实现自己的创意,感到踌躇不前。

在此之际,他注意到Kickstarter的发展,认为群募平台能让创意人将点子预先拿到市场测试,并获得反馈,因此,抱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和几个好友齐力打造出啧啧。台湾第一个综合型群众集资平台,就此诞生。

如今,十年过去了,啧啧摇身成为全台最大的群众募资平台,却毫无一般印象中所谓「成功企业」该有的样子。一间十年的企业,新创期当然是过了,办公室却仍然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会议一年不超过四次;理应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团队成员三两散落,不免让人疑问,人都去哪了?

2011年,年仅28岁的徐震,秉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与几位设计师好友创立啧啧。

「我们自由度很高,只要夥伴需要你时,找得到人就好。」啧啧专案经理韩澐稀松平常地解释,即便是上午去宜兰冲浪、下午回台北上班,都见怪不怪。基本上,啧啧组织扁平,除了徐震之外,几乎人人都叫专案经理,差别只在资历深浅。

「有些成员除了啧啧的工作外,另外有自己的事业在忙,有人是图文插画家,有人还经营游戏公司。」如果说领导人就是形塑企业样貌的灵魂,像啧啧这样一间超乎想像的「非典型企业」,似乎得从徐震身上找寻答案。

乐於助人  创办人生来要当助理

端详徐震的名片,上头乾净,简单,连电话都没有,不显眼的「the sidekick of geniuses」小字成了最大亮点。徐震的意思是,他是「天才的夥伴」。学建筑、都市设计,看似有成为艺术家潜力的徐震,很清楚自己的特质,好奇心强,每件事都能快速上手,但顶多做到六、七十分,缺乏那种职人追求完美的精神。因此,如同罗宾之於蝙蝠侠,他给自己的定位,是适合当别人的助理。

# 视角一  梦想的起点

◉ 啧啧小档案

品牌精神 
欢迎每一位喜欢梦想的人们,一起让美好的事物发生

共同创办人:徐震、邱慕安、刘家文、林能为
成立时间:2011年暑假,2012年2月24日网站正式营运
主要产品:啧啧群众集资平台,刊登各式各样的创意计画
员工数:26人

徐震是啧啧第一位专案经理,能藉着协助提案人,尽情体验各行各业的生活,尽管群募的光芒从来不在助理身上,他却认为,自己拥有别人没有的幸运,「我能参与许多很棒事情的诞生。」但当助理和追求成就感是互为抵触,难免让人怀疑自己一生是不是都无法被肯定。

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对自己说上一句煽情的话:「感谢命运让我遇见群众集资,我第一次发现,做助理可以做到有自己的事业,」事实上,啧啧创办至今,几乎没有在网路上登过人才招募广告,所有成员都是徐震一个个寻觅,或经由朋友介绍而来。

问他原因,他彷佛等了许久,正是为了说出那个命定的答案:「因为我找进来的团队,都是和我很像的一群人。」也就是说,目前啧啧拥有26个天才的夥伴。

专案经理们  把群募案当自己事业

对於「啧啧拥有26个天才夥伴」的说法,专案经理高立杰忍不住失笑,却欣然同意。高立杰是设计背景出生,他其实是先当提案人,再进入啧啧,他曾经想过自己会是个天才设计师,但体验过设计师经历的一切後,反而发现自己更擅长在设计师身边补足他们的不足。

另一名专案经理丁展誉,也有这样的特质。在协助提案人时,他习惯把自己当成赞助过几千、几百个案子的人,设身处地为提案人思考,哪里还有不够周全之处,「做为天才的夥伴,是非常好学习事物的位置,你可以贴近一个很有热情、理想和能力的人,学到他擅长的事。」

高立杰进一步补充,啧啧的专案经理常把案件当成自己的事业,表现得比提案人还急,这让某些企业老板相信啧啧的话,更胜过自家员工。因为对这些专案经理来说,募资金额大小从来不是重点,协助提案人达成梦想,才是关键所在。

「大金额案件有他的爽感,但有些资源没那麽丰富的案子,用50、100万就能把产品、东西做出来,反而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高立杰解释,通常两、三千万的募资规模,都不会是品牌的救命钱;往往50、100万就达标的案子,由於品牌、产品本身就属小众,那样一笔小钱,恰恰是让提案人继续往下完成梦想的动力。

至於创办人徐震,十年群募生涯中,他认为最有魅力的事,是真切感受到「失败为成功之母」这句格言,不是胜者用来安慰输家的场面话。或许提案人首次募资达标,成品、规模却离理想还有一段距离,但提案人会将挫折小心翼翼收好,成为日後的养分,卷土重来。

例如目前由二代接班的源源钢艺,首个胡椒罐募资案因为不符合台湾人生活习惯,只募到了77万元,但後续的便当盒、饮料杯提案,提出相应台湾文化的改造,最终募资成果都达千万以上,啧啧等於是见证一个台湾生活器具品牌的重生。

作为一间非典型企业,啧啧自由度高,成立十年办公室还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大会一年不超过四次,上班时间也相当弹性。

透过各式各样的提案人,徐震也认清啧啧必须不断尝试,就像这十年间,更新、改版啧啧网站成了家常便饭。

徐震举例,十年前啧啧开站时,脸书还没那麽红,许多人是藉由输入网址进入啧啧,网站必须设计得让人容易找到,首页打开就是啧啧的介绍,可如今人们习惯从社群网站导流,整体规划又不一样,「有太多东西要顺应大环境改变,所以我们不会订三年、五年计画,想的通常是要做到什麽、怎麽做,因为随时都在调整。」

群众募资  朝生活各领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