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之晨藉科技展开未来革命:创业加速器与电信业崭新时代

出生於医生世家的林之晨,和很多孩子一样,小时候有过很多梦想:他梦想过成为一名总统、警察、救火员、太空人、上班族⋯⋯然而小时候的他所没想到的,是成为一位创业者、创业投资人、电信公司总经理。

以上那些职称,是现阶段的林之晨所担任的身份。除了专注於工作与事业,林之晨在意的,还包含了自我内在的探索。这个特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创业之路、及路上所遇见的人们。

⓵ 如果给你一个保证会实现的愿望,你想为台湾实现什麽?为什麽?

林之晨 (以下简称林) :我最想为台湾实现的愿望是教育改革,因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可以赋予国民原力,帮助他们在人生中获得更多快乐、满足与成就感,进一步造福彼此。一个国家与社会外显的种种问题,其内部根源也往往是教育。因此,我任性地希望,台湾的教育能跟上、甚至是超前时代。

⓶ 过去三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麽?这个改变对你带来的影响与意义?

林:对於身边的人,我更能理解、同理他们的感受。过去三年,我身边有不少创业者与同仁受到忧郁症的困扰,推着我一直去学习,身处在这个世界,如何要更了解身边的人,帮助他们在创业或工作旅程中,能与自己相处得更好,找到更多快乐与成就感的来源。这样的进步,让我更能辅导mentees找到较适合他们的北极星,更能与人生路程上难免的苦难相处。

⓷ 你认为到了2045年,人类的生活方式会有哪些不同?

林:25 年之後,我相信在几个领域会和现在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

ⓐ自动驾驶普及:届时人类要从A点到B点,可以非常轻松地召唤一台自驾计程车,经济又高速地抵达。

ⓑ智慧眼镜普及:可以帮助人们更快辨识、更深入的去认识身边的人事物,大大提升生活中,与周遭互动的深度、层次与意义。

ⓒAI高度发展:AI对人的理解,这时已达到非常成熟的境界,每个人的AI 助理,甚至比自己或另一半更了解自己,能在对的时间,提供最佳建议,帮助人们在生活中得到更多快乐和满足。

ⓓ普惠金融成熟:人们的理财、投资与保险,变成由AI和Blockchain所提供的整合服务,让人们更轻松、更安心地获得财务保障。每个人辛苦所赚来的薪水,都被更好的安排,不会因为缺乏财经知识,而放在错误的资产上,造成惨痛的损失。

ⓔ量子电脑普及:现在二进位运算所做不到的各种应用,都可能发生。

ⓕ绿能普及与核融合等新能源技术突破:那时的人类社会,将趋近於碳中和,甚至进入负碳排,可以逆转自工业革命这两百多年来,因为经济发展对地球所造成的伤害。

ⓖ人类可在地球之外生活:那时的人类,应该已在火星上建立某种早期殖民地,而月球上则可能已有度假村。

🔻 PHASE ① 求学阶段

1978,出生於台北

1988,十岁时,自己写出游戏程式

1999,首次创业,与同学共同创办B2C电脑零售网站哈酷网

2000,达康股灾,哈酷网转型AI软体服务商硕网资讯

2002,毕业於台湾大学化学工程系,辅修经济系

🔻 PHASE ②海外深造

2002,移居上海,担任硕网资讯大中国区总经理

2004,移居纽约

2006,自纽约大学史腾商学院 (NYU Stern) 取得MBA学位

Howie Su/外送平台送愈快、倒愈快?即时送货新创如何在「超竞争时代」存活?

Image Source:facebook/Buyk

文/Howie Su

商品太快送达在美国容易碰壁

即时送货服务(Instant Delivery)是疫情下宅经济一手催化出来的商业模式,在B2C的电商中,身为消费者最後一哩路的物流服务成为业者间比较差异、甚至建立竞争优势的关键;当各大电商的产品并无太大差异时,谁最快把货送到买家手上,谁就在消费者旅程上被记上正字。在美国的纽约与芝加哥等城市,许多即时物流新创能在15分钟内将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上。不过这些新创在美国市场开始调整商业模式,开始降低运送频率,并增加每次运送的货物量,以降低过高的营运支出。这些新创包含估值达12亿美元的Jokr、号称15分钟内到货的Fridge No More、食物外送平台Buyk都是例子,但原因是什麽?

▲即时送货服务是疫情催化下的新模式

Image Source:Pasls Blog

外送市场饼很大,但不一定吃得到

让这些即时物流新创却步的原因还真不少。第一,即便美国外送市场规模在2025年将达到600亿美元,但激烈的竞争让许多新创加速烧钱速度,技术平台、人力招募、市场调查的支出成本较其他地区贵上许多,特别是员工招募,许多X世代或Y世代的年轻人更偏好成长性更高的新创(如NFT、AI等);再者,当地物流服务业者如Instacart比许多新创更具备在地优势,不但更了解每个地区(州)的消费者偏好,也更容易募得资金,其他新创要打赢并不容易;最後,密集的人口伴随昂贵的黄金地段,纽约与芝加哥等一级城市的昂贵租金让许多新创吃不消。

国际拓展顺利,国内却受挫的新创

Jokr为美国即时物流新创的代表公司之一,在美国、南美,与欧洲皆有营运据点。其投资人阵容庞大,例如Tiger Global、Activant Capital、Balderton、Greycroft、G-Squared等知名创投与机构。即便如此,在美国超竞争(hyper competitive)的环境下,公司陷入烧钱循环,预计在2022年投入7,400万美元,并在2023年投入8,400万美元的营运支出;反观其南美的业务预计在2022年达到损益两平,2023年将获得7,600万的现金流。这似乎有点违反商业直觉,多数新创皆是在国内站稳脚步才往国外发展,Jokr的模式则完全相反,它必须不断烧钱以维持市场拓展与应对竞争者。另一家遭遇相同困境的是纽约新创1520(取名为1520原因是15-20分钟即可到货),1520的状况更加严峻,公司只撑了一年就宣告倒闭:2019年成立,在2020年烧完现金,原因为获客成本逐年提高,加上同时要招募人力、优化升级平台,与投入大量资源应对价格战。

▲Jokr在美国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Image Source:instagram/jokr_us

超竞争时代下只好改变策略

Jokr与1520仅是众多即时物流新创中的两家,其他受创的新创还有Gorillas、Fridge,这类以平台起家、破坏式创新的企业看似威风,但一到市场上还是必须面对原有问题:投资人、顾客、竞争者。过去透过短时间送货以增加市占率,但在这类策略被大量模仿的情况下,新创开始将运送时间拉长,并且转为一趟多送的方式来降低成本,看似牺牲消费者的体验,但也兼顾了品质与降低出错频率。此外,许多企业选择人口密集的一级战区(例如纽约、芝加哥)作为美国滩头堡,但这些一级城市本来可能就有如Doordash的公司存在、甚至连UPS这类传统运输业都开始打起即时运送的主意时,新进者只能被迫放慢脚步,重新制定营运策略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