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e》专访林一峯:离开,是一种向前力

采访:@张电风扇

摄影:Martin

跨界,是香港唱作歌手林一峯身上的一个标签。演员、主持、歌手、作家、公司老板、旅游达人……当我们疑惑他哪来的精力经营「多元的身份」时,一峯已经出版了自己的第九本书——《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并将於6月再度与香港中乐团合作,用音乐诉说「家」的故事。

早前,一峯「快闪」广州联合书店,分享新书点滴。RICE(下称R)有幸与一峯(下称C)对谈,聊创作、聊出走、聊感情,甚至聊生死。而一峯2011年接受RICE采访时曾留下一句「给十年後的自己」的话,十年将至,重提当年,一峯亦有了更深的感受。

长文恐惧症患者,可点开下方VLOG👇,听一峯同你讲心事。

R: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采访到林一峯老师。

C:(笑)叫我一峯好了。

R:好,一峯。我们今天聊的不是他的音乐,而是他的新书《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新书记录了你这几年来经历的一些事情以及一些感想,那在这次的分享会,你最想分享给大家的是什麽呢?

C:《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其实是我的感情地图,里面有七成是爱情,其他就是亲情跟友情。其实每一段关系都会教你一点点东西,要学习一点点东西,然後经历每一段关系後,你要更认识自己。我写这本书也是因爲要面对一下自己走过的路,希望有一些错我已经帮读者们犯了(笑),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用糊涂吧。

对一个创作人来说,最幸福的就是你的作品让大家有共鸣。既然我会写字,也会写音乐,希望大家可以在我的作品里找到你想要的感觉。

一峯新书。图片来源:联合书店

R:你刚刚提到写东西的过程,就是把以前一些开心或不开心的经历再翻出来经历一遍,这是一个特别自虐的过程吗?

C:对,人要经过自虐才可以去自我调整。然後活得聪明一点,不要对不起自己的时间,不要对不起别人的感情,这个认识自己过程是必要的,自虐其实有时候是必要的。

R:你已经写过很多歌了,爲什麽还要把这些故事、感悟,用写作的形式记录下来?

C:我从小的愿望是做一个作家,从小到大都向往写书,然後机缘巧合下成爲了一个音乐创作人,又唱又作的人。不过无论是文字也好,音乐也好,剧本也好,唱片也好,都离不开创作。我喜欢的其实不是某一个媒介,而是分享故事。音乐可以是很抽象的,也可以是美化的。文字呢,给大家的空间会比较大,所以这一次《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里有很多歌曲背後的故事,(使得歌曲的呈现)在书里更立体。不过我还是有一个给自己的提醒,就是一切都要留一个空间,给读者去想自己的事情。

R:这些空间具体是指?

C:每一个东西不要解释那麽清楚,最重要是读者有空间去演绎自己的版本!

R:也就是说,音乐、写作其实是你自我表达的两种维度,我能这样理解吗?

C:对,比较立体。整体性比较强,说同一个故事。

在路上,应该是一峯作品永恒的主题。图片来源:网络

R:新书是关於旅行的故事,同样是旅行,跟之前那本《游子意外》有什麽不同吗?

C:《游子意外》是十年前的书,这十年的故事也已经很不一样了,现在的故事内容应该更精彩。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想法,(这本)是自我探索,《游子意外》是感想。

R:自我探索和感想有什麽区别吗?

C:《爲何是你,爲何不是你》的故事性很强,算是半自传。《游子意外》是水过鸭背的,没有过多的重量。

R:旅行一直是你的灵感来源吗?你去过那麽多的地方,会有疲惫的时候吗?就是不想再出发了。

C:没有,要我待在同一个地方我会很累。可能跟小时候住公屋,每天看着啓德机场飞机升降(的经历)有关,让我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世界这麽大,留在同一个地方,不是很浪费?!我不能留太久。

R:最久多长时间?

C:(认真想了想)香港一直是我的家,因爲爸妈还在,一定要回去看他们。不过我不能在香港超过三个礼拜。在美国每一个地方也不能多待两个月,不然我的脑子会慢慢地转不过来。应该说是创作不了,做不了人了。其实就是一个向前力,一个轮子一直在转的话,其实不用用力的。

R:你觉得这种向前力是什麽?

C:就是推着我一直不停地找东西、找答案、问问题。在不同的人生、不同的阶段问不同的问题,找不同的答案,然後在答案里面再找到更多问题,把所有问题交给大家,去想你自己的问题。

R:像去年年底发行《Travelogue 4 Escape》,Escape这个词就让我们就想起出走。你在《音乐旅情》里问自己,想逃到哪里?但是我记得在新书中,关於香港的一章里面,你说到离开是爲了回来,这算是一种矛盾吗?

C:生命本身已经有很多矛盾,留在同一个地方,自己的知觉会比较迟钝,慢慢就感觉不了很多东西!旅行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离开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用另外一个新的身份去生活,然後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重新认识你的家。

你太爱一个人的话,会很盲目,那你要找到新的理由去爱她,你必须要离开。转过头才知道,距离可以给你更完整的图画,看得更清楚。

R:最近旅行中有什麽新的感悟吗?

C:我现在其实没有旅行、回家的概念。我在香港的时候,用的是旅行的心态,到其他地方,是生活的心态,我这五年待得最多的地方是美国是西岸。大概一年,因爲LA是一个(有)很多好吃的地方。中部是因爲要学习单板滑雪,大概待一年。然後东岸是因爲纽约,还有最好的朋友住在那里。还有华盛顿。

现在逗留最多的地方是中美洲,不是在美国境内了,在墨西哥旁边有一个国家叫贝里斯。因爲吃过一个很好吃的辣椒酱是来自那个地方,然後我去了之後发觉那个地方很美,潜水也很棒!其实在贝里斯有很多森林,很多人去开牧场,我就去学骑马。

在火车/船/飞机上写得最多的一峯,能在单车、马背上得到放空。图片来源:一峯FB

R:你刚刚也提到,旅游的心态和在家的心态,这两个有对你来说有什麽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