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高手「啧啧」的创意魂:非典型企业与它的天才夥伴们

十年前群众募资风潮从欧美吹起,Kickstarter、Indiegogo成了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国际性募资平台,而台湾人最熟悉的群募平台,应该就是啧啧了。一路走来,总募资金额达46亿元,总赞助人次190万次,至今共有3771个专案上线。啧啧怎麽做到的?

2011年,年仅28岁、在英国担任建筑师的徐震,因为看到身旁学设计、做创意的朋友,迫於现实和资金考量,往往对於是否要实现自己的创意,感到踌躇不前。

在此之际,他注意到Kickstarter的发展,认为群募平台能让创意人将点子预先拿到市场测试,并获得反馈,因此,抱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和几个好友齐力打造出啧啧。台湾第一个综合型群众集资平台,就此诞生。

如今,十年过去了,啧啧摇身成为全台最大的群众募资平台,却毫无一般印象中所谓「成功企业」该有的样子。一间十年的企业,新创期当然是过了,办公室却仍然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会议一年不超过四次;理应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团队成员三两散落,不免让人疑问,人都去哪了?

2011年,年仅28岁的徐震,秉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与几位设计师好友创立啧啧。

「我们自由度很高,只要夥伴需要你时,找得到人就好。」啧啧专案经理韩澐稀松平常地解释,即便是上午去宜兰冲浪、下午回台北上班,都见怪不怪。基本上,啧啧组织扁平,除了徐震之外,几乎人人都叫专案经理,差别只在资历深浅。

「有些成员除了啧啧的工作外,另外有自己的事业在忙,有人是图文插画家,有人还经营游戏公司。」如果说领导人就是形塑企业样貌的灵魂,像啧啧这样一间超乎想像的「非典型企业」,似乎得从徐震身上找寻答案。

乐於助人  创办人生来要当助理

端详徐震的名片,上头乾净,简单,连电话都没有,不显眼的「the sidekick of geniuses」小字成了最大亮点。徐震的意思是,他是「天才的夥伴」。学建筑、都市设计,看似有成为艺术家潜力的徐震,很清楚自己的特质,好奇心强,每件事都能快速上手,但顶多做到六、七十分,缺乏那种职人追求完美的精神。因此,如同罗宾之於蝙蝠侠,他给自己的定位,是适合当别人的助理。

# 视角一  梦想的起点

◉ 啧啧小档案

品牌精神 
欢迎每一位喜欢梦想的人们,一起让美好的事物发生

共同创办人:徐震、邱慕安、刘家文、林能为
成立时间:2011年暑假,2012年2月24日网站正式营运
主要产品:啧啧群众集资平台,刊登各式各样的创意计画
员工数:26人

徐震是啧啧第一位专案经理,能藉着协助提案人,尽情体验各行各业的生活,尽管群募的光芒从来不在助理身上,他却认为,自己拥有别人没有的幸运,「我能参与许多很棒事情的诞生。」但当助理和追求成就感是互为抵触,难免让人怀疑自己一生是不是都无法被肯定。

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对自己说上一句煽情的话:「感谢命运让我遇见群众集资,我第一次发现,做助理可以做到有自己的事业,」事实上,啧啧创办至今,几乎没有在网路上登过人才招募广告,所有成员都是徐震一个个寻觅,或经由朋友介绍而来。

问他原因,他彷佛等了许久,正是为了说出那个命定的答案:「因为我找进来的团队,都是和我很像的一群人。」也就是说,目前啧啧拥有26个天才的夥伴。

专案经理们  把群募案当自己事业

对於「啧啧拥有26个天才夥伴」的说法,专案经理高立杰忍不住失笑,却欣然同意。高立杰是设计背景出生,他其实是先当提案人,再进入啧啧,他曾经想过自己会是个天才设计师,但体验过设计师经历的一切後,反而发现自己更擅长在设计师身边补足他们的不足。

另一名专案经理丁展誉,也有这样的特质。在协助提案人时,他习惯把自己当成赞助过几千、几百个案子的人,设身处地为提案人思考,哪里还有不够周全之处,「做为天才的夥伴,是非常好学习事物的位置,你可以贴近一个很有热情、理想和能力的人,学到他擅长的事。」

高立杰进一步补充,啧啧的专案经理常把案件当成自己的事业,表现得比提案人还急,这让某些企业老板相信啧啧的话,更胜过自家员工。因为对这些专案经理来说,募资金额大小从来不是重点,协助提案人达成梦想,才是关键所在。

「大金额案件有他的爽感,但有些资源没那麽丰富的案子,用50、100万就能把产品、东西做出来,反而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高立杰解释,通常两、三千万的募资规模,都不会是品牌的救命钱;往往50、100万就达标的案子,由於品牌、产品本身就属小众,那样一笔小钱,恰恰是让提案人继续往下完成梦想的动力。

至於创办人徐震,十年群募生涯中,他认为最有魅力的事,是真切感受到「失败为成功之母」这句格言,不是胜者用来安慰输家的场面话。或许提案人首次募资达标,成品、规模却离理想还有一段距离,但提案人会将挫折小心翼翼收好,成为日後的养分,卷土重来。

例如目前由二代接班的源源钢艺,首个胡椒罐募资案因为不符合台湾人生活习惯,只募到了77万元,但後续的便当盒、饮料杯提案,提出相应台湾文化的改造,最终募资成果都达千万以上,啧啧等於是见证一个台湾生活器具品牌的重生。

作为一间非典型企业,啧啧自由度高,成立十年办公室还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大会一年不超过四次,上班时间也相当弹性。

透过各式各样的提案人,徐震也认清啧啧必须不断尝试,就像这十年间,更新、改版啧啧网站成了家常便饭。

徐震举例,十年前啧啧开站时,脸书还没那麽红,许多人是藉由输入网址进入啧啧,网站必须设计得让人容易找到,首页打开就是啧啧的介绍,可如今人们习惯从社群网站导流,整体规划又不一样,「有太多东西要顺应大环境改变,所以我们不会订三年、五年计画,想的通常是要做到什麽、怎麽做,因为随时都在调整。」

群众募资  朝生活各领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