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高手「啧啧」的创意魂:非典型企业与它的天才夥伴们

十年前群众募资风潮从欧美吹起,Kickstarter、Indiegogo成了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国际性募资平台,而台湾人最熟悉的群募平台,应该就是啧啧了。一路走来,总募资金额达46亿元,总赞助人次190万次,至今共有3771个专案上线。啧啧怎麽做到的?

2011年,年仅28岁、在英国担任建筑师的徐震,因为看到身旁学设计、做创意的朋友,迫於现实和资金考量,往往对於是否要实现自己的创意,感到踌躇不前。

在此之际,他注意到Kickstarter的发展,认为群募平台能让创意人将点子预先拿到市场测试,并获得反馈,因此,抱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和几个好友齐力打造出啧啧。台湾第一个综合型群众集资平台,就此诞生。

如今,十年过去了,啧啧摇身成为全台最大的群众募资平台,却毫无一般印象中所谓「成功企业」该有的样子。一间十年的企业,新创期当然是过了,办公室却仍然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会议一年不超过四次;理应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团队成员三两散落,不免让人疑问,人都去哪了?

2011年,年仅28岁的徐震,秉持着让美好事物发生的想法,与几位设计师好友创立啧啧。

「我们自由度很高,只要夥伴需要你时,找得到人就好。」啧啧专案经理韩澐稀松平常地解释,即便是上午去宜兰冲浪、下午回台北上班,都见怪不怪。基本上,啧啧组织扁平,除了徐震之外,几乎人人都叫专案经理,差别只在资历深浅。

「有些成员除了啧啧的工作外,另外有自己的事业在忙,有人是图文插画家,有人还经营游戏公司。」如果说领导人就是形塑企业样貌的灵魂,像啧啧这样一间超乎想像的「非典型企业」,似乎得从徐震身上找寻答案。

乐於助人  创办人生来要当助理

端详徐震的名片,上头乾净,简单,连电话都没有,不显眼的「the sidekick of geniuses」小字成了最大亮点。徐震的意思是,他是「天才的夥伴」。学建筑、都市设计,看似有成为艺术家潜力的徐震,很清楚自己的特质,好奇心强,每件事都能快速上手,但顶多做到六、七十分,缺乏那种职人追求完美的精神。因此,如同罗宾之於蝙蝠侠,他给自己的定位,是适合当别人的助理。

# 视角一  梦想的起点

◉ 啧啧小档案

品牌精神 
欢迎每一位喜欢梦想的人们,一起让美好的事物发生

共同创办人:徐震、邱慕安、刘家文、林能为
成立时间:2011年暑假,2012年2月24日网站正式营运
主要产品:啧啧群众集资平台,刊登各式各样的创意计画
员工数:26人

徐震是啧啧第一位专案经理,能藉着协助提案人,尽情体验各行各业的生活,尽管群募的光芒从来不在助理身上,他却认为,自己拥有别人没有的幸运,「我能参与许多很棒事情的诞生。」但当助理和追求成就感是互为抵触,难免让人怀疑自己一生是不是都无法被肯定。

每当这时候,他就会对自己说上一句煽情的话:「感谢命运让我遇见群众集资,我第一次发现,做助理可以做到有自己的事业,」事实上,啧啧创办至今,几乎没有在网路上登过人才招募广告,所有成员都是徐震一个个寻觅,或经由朋友介绍而来。

问他原因,他彷佛等了许久,正是为了说出那个命定的答案:「因为我找进来的团队,都是和我很像的一群人。」也就是说,目前啧啧拥有26个天才的夥伴。

专案经理们  把群募案当自己事业

对於「啧啧拥有26个天才夥伴」的说法,专案经理高立杰忍不住失笑,却欣然同意。高立杰是设计背景出生,他其实是先当提案人,再进入啧啧,他曾经想过自己会是个天才设计师,但体验过设计师经历的一切後,反而发现自己更擅长在设计师身边补足他们的不足。

另一名专案经理丁展誉,也有这样的特质。在协助提案人时,他习惯把自己当成赞助过几千、几百个案子的人,设身处地为提案人思考,哪里还有不够周全之处,「做为天才的夥伴,是非常好学习事物的位置,你可以贴近一个很有热情、理想和能力的人,学到他擅长的事。」

高立杰进一步补充,啧啧的专案经理常把案件当成自己的事业,表现得比提案人还急,这让某些企业老板相信啧啧的话,更胜过自家员工。因为对这些专案经理来说,募资金额大小从来不是重点,协助提案人达成梦想,才是关键所在。

「大金额案件有他的爽感,但有些资源没那麽丰富的案子,用50、100万就能把产品、东西做出来,反而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高立杰解释,通常两、三千万的募资规模,都不会是品牌的救命钱;往往50、100万就达标的案子,由於品牌、产品本身就属小众,那样一笔小钱,恰恰是让提案人继续往下完成梦想的动力。

至於创办人徐震,十年群募生涯中,他认为最有魅力的事,是真切感受到「失败为成功之母」这句格言,不是胜者用来安慰输家的场面话。或许提案人首次募资达标,成品、规模却离理想还有一段距离,但提案人会将挫折小心翼翼收好,成为日後的养分,卷土重来。

例如目前由二代接班的源源钢艺,首个胡椒罐募资案因为不符合台湾人生活习惯,只募到了77万元,但後续的便当盒、饮料杯提案,提出相应台湾文化的改造,最终募资成果都达千万以上,啧啧等於是见证一个台湾生活器具品牌的重生。

作为一间非典型企业,啧啧自由度高,成立十年办公室还设在共享空间,全体员工大会一年不超过四次,上班时间也相当弹性。

透过各式各样的提案人,徐震也认清啧啧必须不断尝试,就像这十年间,更新、改版啧啧网站成了家常便饭。

徐震举例,十年前啧啧开站时,脸书还没那麽红,许多人是藉由输入网址进入啧啧,网站必须设计得让人容易找到,首页打开就是啧啧的介绍,可如今人们习惯从社群网站导流,整体规划又不一样,「有太多东西要顺应大环境改变,所以我们不会订三年、五年计画,想的通常是要做到什麽、怎麽做,因为随时都在调整。」

群众募资  朝生活各领域蔓延

台湾年轻人不需要中国的狼性!前电视台高阶主管分享:站稳市场的最大武器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莎莉夫人(Ms. Sally)

模仿是最稳妥的创新。 ─腾讯创办人马化腾

朋友的妹妹请猎人头公司帮忙找工作,她希望能有机会到中国大陆任职。朋友知道我曾在中国工作一年多,想听听我的意见。我一听「中国」,就告诉她,根据我与中国籍老板及来自中国各省同事共事的经验,我绝对不会再选择去中国工作。因为,我非常讨厌中国人的「狼性」。

结束中国的工作回到台湾,看到一些报导,赞扬中国年轻世代展现出的狼性,甚至鼓吹台湾年轻人应该多学着点,避免被抢走饭碗,我很不以为然。

跟中国同事共事的那一年多,我看到的狼性,是全然从「利己」的角度出发,为达个人目的不择手段。文化大革命的斗争基因,为了自保、为了成功,可以六亲不认、不择手段的狠劲,深刻烙在他们每一个人的体内,成为他们共同的DNA。

Image Source:unsplash

所谓的「狼性」

我观察到的中国狼性,有下列几点特色:

一、形容词超多,都很会说。

我常怀疑我的中国同事们,一定是从小接受演说及舞台剧训练。公司开个会,他们每个人都能主动发表意见,而且形容词超多,感觉好像很有想法,但是剥除这些形容词,你会发现,他的想法其实很「虚」。讲了十分钟的话,对於事情要怎麽落实、要怎麽具体执行的时间表,他一秒也没提到。

「我们这个专题系列报导,要让全国百姓看到,什麽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小康社会』,这是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的重中之重。」接下来背诵一堆习近平的演讲词,拉拉杂杂讲了老半天,我还是不知道这个专题系列报导的重点,因为连基本的要采访谁?采访什麽?都没讲到,只听到一堆形容词废话。

在行销新品牌山泉水的产销会议上,主管们抢着发言,「我们要开发民族品牌,研发救国救民的新产品。」「我们的使命就是不让美帝箝制我大中华的经济命脉!」不过就是瓶山泉水,大夥儿卖力演讲了老半天,还没讨论到最重要的市场定位、品牌名称及行销宣传策略。

大陆同事们,每个人都很会「嘴」,到了要「执行」的时候,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品质,跟他们说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本来要从「民生、经济」角度制作的专题系列报导,最後做成了习近平语录整理。一瓶山泉水,最後走低价路线,两块人民币不知该怎麽扛起振兴中华民族的神圣使命。

二、脸皮厚,只求自身利益。

在台湾当记者,我们是哪里有新闻,记者就在哪里。重大新闻事件,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公司没有派你去第一线采访,你肯定心里不舒服,因为能到第一线采访的记者,是被公司重视、重用的记者。

有一次,超强烈台风从珠海登陆,我派记者在台风登陆前进驻珠海。

「我不去,就算公司有投保,我是家里独苗,公司能保证我完全没事吗?」这位拒绝在台风天冒险采访的记者,後来极力争取到北京采访人大开幕会议。我问他:「搭飞机到北京采访,有坠机的风险,你不是家里的独子吗?」他回:「这情况不同,北京人大新闻采访,可以认识很多新闻同业的领导,这对我将来的职涯发展有帮助!」

所有的取、舍,都是以自身利益为目标,他们没有所谓的「团队合作」及「利他」思想。

三、既狗腿又自大。

他们的行为里,没有所谓的「尊重」及「辈分」。如果面对一位能决定他命运的人,他肯定会低头求饶、百般讨好。我的中国同事们会跟老板秘书打探老板的行程,然後在老板必经路线上,来个不期而遇。恰巧碰到老板有时间、能听听他提出的工作建议,他肯定把握机会,用尽一生字典里的形容词,好好讲述一番;老板若没空,他能在老板面前问声好,得到老板一个微笑回应,朝看笑容、夕死可矣。

这些逢迎拍马的狗腿之人,会轻易地羞辱比他们位阶低的人,他们不在乎别人内心的感受,完全以自我为中心;面对威权,他们反而容易屈膝。

Image Source:unsplash

「原创力」才是站稳市场的最大武器

这群狼性之人,工於心计、精於算计却缺乏创意,他们靠着世界级的模仿复制能力,「从模仿中创新」,凭藉这个本事,就能击败原创品牌,大举攻占市场。小米科技就是个例子。

二○一一年由雷军领军的小米科技,模仿苹果 iPhone,推出小米机,不仅是手机的外型设计及功能,模仿苹果 iPhone,就连雷军在发表会上的走位与动作,都毫不掩饰地抄袭贾伯斯,而被网民封为「雷伯斯」。

雷军在二○一三年受访时夸下海口,三年内,手机品质要全面「吞苹摘星」,打败苹果及三星。

二○一○年起家的小米,从模仿中创新,自二○一二年起,着重於专利布局,根据媒体报导的数据显示,小米科技在中国申请的专利,截至二○一九年底,大约有三万三千多件。

不只小米科技,大陆很多的品牌发展都显示,他们的模仿是借鉴标竿产品的优点,再根据自己所拥有的资源优势,以「接地气」的方式,考量市场需求,进行改良。这种「从模仿中的创新」,让他们能够以後起之姿,攻占先行原创者的市场。

面对这种「从模仿中创新」的市场攻势,台湾年轻世代没必要惧怕。「原创力」才是站稳市场的最大武器。模仿者永远只能在後面,跟随创造者的脚步。大陆人缺乏原创力,因为只有「自由」的空气及土壤,才能孕育出「创造力」。

台湾年轻人不需要中国的狼性,也不必害怕他们抢饭碗。因为职场真正的成功,需要的是「创意」及「团队合作」。

只有狼性,一味地逢迎拍马,欠缺真正的专业实力及执行力,这种狼性只显出一个人的廉价,这是职场里,最低层次的汲汲营营。

《每道人生的坎,都是一道加分题》

Howie Su/外送平台送愈快、倒愈快?即时送货新创如何在「超竞争时代」存活?

Image Source:facebook/Buyk

文/Howie Su

商品太快送达在美国容易碰壁

即时送货服务(Instant Delivery)是疫情下宅经济一手催化出来的商业模式,在B2C的电商中,身为消费者最後一哩路的物流服务成为业者间比较差异、甚至建立竞争优势的关键;当各大电商的产品并无太大差异时,谁最快把货送到买家手上,谁就在消费者旅程上被记上正字。在美国的纽约与芝加哥等城市,许多即时物流新创能在15分钟内将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上。不过这些新创在美国市场开始调整商业模式,开始降低运送频率,并增加每次运送的货物量,以降低过高的营运支出。这些新创包含估值达12亿美元的Jokr、号称15分钟内到货的Fridge No More、食物外送平台Buyk都是例子,但原因是什麽?

▲即时送货服务是疫情催化下的新模式

Image Source:Pasls Blog

外送市场饼很大,但不一定吃得到

让这些即时物流新创却步的原因还真不少。第一,即便美国外送市场规模在2025年将达到600亿美元,但激烈的竞争让许多新创加速烧钱速度,技术平台、人力招募、市场调查的支出成本较其他地区贵上许多,特别是员工招募,许多X世代或Y世代的年轻人更偏好成长性更高的新创(如NFT、AI等);再者,当地物流服务业者如Instacart比许多新创更具备在地优势,不但更了解每个地区(州)的消费者偏好,也更容易募得资金,其他新创要打赢并不容易;最後,密集的人口伴随昂贵的黄金地段,纽约与芝加哥等一级城市的昂贵租金让许多新创吃不消。

国际拓展顺利,国内却受挫的新创

Jokr为美国即时物流新创的代表公司之一,在美国、南美,与欧洲皆有营运据点。其投资人阵容庞大,例如Tiger Global、Activant Capital、Balderton、Greycroft、G-Squared等知名创投与机构。即便如此,在美国超竞争(hyper competitive)的环境下,公司陷入烧钱循环,预计在2022年投入7,400万美元,并在2023年投入8,400万美元的营运支出;反观其南美的业务预计在2022年达到损益两平,2023年将获得7,600万的现金流。这似乎有点违反商业直觉,多数新创皆是在国内站稳脚步才往国外发展,Jokr的模式则完全相反,它必须不断烧钱以维持市场拓展与应对竞争者。另一家遭遇相同困境的是纽约新创1520(取名为1520原因是15-20分钟即可到货),1520的状况更加严峻,公司只撑了一年就宣告倒闭:2019年成立,在2020年烧完现金,原因为获客成本逐年提高,加上同时要招募人力、优化升级平台,与投入大量资源应对价格战。

▲Jokr在美国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Image Source:instagram/jokr_us

超竞争时代下只好改变策略

Jokr与1520仅是众多即时物流新创中的两家,其他受创的新创还有Gorillas、Fridge,这类以平台起家、破坏式创新的企业看似威风,但一到市场上还是必须面对原有问题:投资人、顾客、竞争者。过去透过短时间送货以增加市占率,但在这类策略被大量模仿的情况下,新创开始将运送时间拉长,并且转为一趟多送的方式来降低成本,看似牺牲消费者的体验,但也兼顾了品质与降低出错频率。此外,许多企业选择人口密集的一级战区(例如纽约、芝加哥)作为美国滩头堡,但这些一级城市本来可能就有如Doordash的公司存在、甚至连UPS这类传统运输业都开始打起即时运送的主意时,新进者只能被迫放慢脚步,重新制定营运策略罗!

Howie Su/先买後付风潮席卷全球!Atome进驻台湾 BNPL为何在亚洲崛起?

Image Source:Atome

文/Howie Su

说新不新,疫情後猛爆成长的先买後付

先买後付(Buy Now, Pay Later,BNPL)本质上是一种信用延迟,这种商业模式并不新颖,2010年开始已有部分企业投入。真正的催化剂还是Covid-19。无接触经济的兴盛加速这种消费方式的接受度,并从欧美开始往亚洲扩张,带头的不是大型金融业者而是科技业与新创,如Paypal、Apple、KLook、Hoolah、Atome等业者快速窜起,「新创+平台」或「科技业+平台」的组合点燃这一波消费浪潮。与元宇宙一样,科技大厂与新创扮演功不可没的角色。从下来看,美欧与澳洲在BNPL新创数量上表现杰出,中东与东南亚则快速赶上。

▲各国BNPL重要新创

Image Source:CB Inisght

ShopBack收购Hoolah的背後考量

在众多市场中,亚洲市场、特别是东南亚市场,是当前BNPL的新战线,技术(软体)、社群、与生态是平台成功三大要素,根据统计,东南亚使用网路人口有4 亿人,约占总人口数的近70%,消费者对於网路购物、送餐服务、线上支付的需求持续提高,这看在ShopBack眼里无疑是天赐良机,这家背後有富爸爸淡马锡支持的网路平台商并购hoolah,显示平台的整并是快速切入市场的方式,Hoolah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与香港提供「三期免息分期付款」的BNPL支付服务,拥有25万名使用者并与2,000多家商家合作,不难看出ShopBack要建立场景与金流的野心,下一步是否会布局物流,串连亚洲BNPL生态值得关注。

▲ShopBack与Hoolah的合并显示快速拓展BNPL市场决心

Image Source:ShopBack

非金融业者纷纷加入战局

除了ShopBack以外,Grab、GoJek、Razer,以及Oriente等公司也加入战局,由於BNPL的商品多半为价格较为亲民的消费性产品,消费者有能力在一周、双周,或是一个月内付清款项,一方面降低呆帐机率,一方面平台业者可搭配促销活动提高买气提高营收,因此掌握消费者轮廓的平台业者更容易切入市场。以Grab而言,这家交通共享平台在2019年推出PayLater服务,在Grab旗下物流、运输、美食外送服务皆可使用,消费者仅需要在月底结清当月款项即可。近来布局台湾的新加坡业者Atome目前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越南、香港等地区设有营运据点,与将近五千家商家合作,涵盖美容、家品、时装,提供线上与实体通路的一站式支付服务。当然,金融业也非省油的灯,万事达卡(Mastercard)与Pine Labs端出pay later服务东南亚市场,提供消费者零息的BNPL服务,目前尚未有一统江山的业者,但平台间的整并预期会加速发生。

Image Source:unsplash

演算法的地位将更加重要

BNPL背後牵涉到的是巨量资料的即时处理,这些创新需要仰赖人工智慧、自动化、以及IT系统间的整合。「扩增分析」(augmented analytics)技术可以自动判别数据中的各种关系,进一步模拟消费者在不同消费情境中的消费决策,并建立公司应采取对应方案;同时,将演算法置入公司的ERP、CRM软体,找出消费者下一步购买的任何趋势有助於企业快速扩增平台的规模。亚洲,特别是东南亚的人口提供平台庞大的数据资料,加上消费者因地理市场而有不同习惯,虽对业者而言初期构成挑战,但若能整合不同消费特徵而推出对应解决方案,则可快速建立先行者优势。

影视续作总是「不如第一季」?从《机医》《俗女》《国桥》看「第二季」制作的各种际遇

Image Source:tvN

文/迪麦

2021年被我封为「第二季的一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喜欢的剧集都在2021年推出第二季。如果故事在第一季里已经说得很完整了,为什麽需要推第二季呢?闲来无事思考了一下近期看完的第二季们,和大家分享心得。

介绍今年我的口袋剧单有《机智医生生活》、《俗女养成记》、《最佳利益》和《国际桥牌社》。除《机医》、《俗女》第二季克服疫情顺利收官,《国际桥牌社》第二季则因为找不到买家,最後终於决定自建平台播放,现在正如火如荼地促销当中;《最佳利益》第二季因为疫情延迟开机,可能会延至明年才播。我已完食《机医2》、《俗女2》、《国桥2》,以下主要由这三部剧做延伸讨论。

为何要推第二季呢?

最直观的理由莫过於市场有需求,而且收益可期。

影剧娱乐产业的成败,最终还是要以收益为重。如果观众反应热烈,敲碗想看第二季,第二季就有望回收成本,也比较能说服投资方。原本没有第二季计划的戏剧宣布要拍续作大多因为这个理由,就像《俗女养成记》意外地受到好评,再次聚集全班人马紧锣密鼓拍摄第二季。也因为投资经费增加,场景转换更丰富,也能多做一些剧情上的新尝试(比如说《俗女2》里的特攻队拆炸弹一幕)。

然而是计划以外的续作,压力自然也大。

《俗女养成记》的剧本由江鹅的同名散文集发展而来,我先看书才看剧,很佩服编剧群把江鹅的散文发展成陈嘉玲活灵活现的人生故事,要把散在各篇文章里的小东西串起来,故事还要说得合理,想发展成第二季想必更难。第一季已经把故事说得很完整了,第二季还能再说些什麽?幸好《俗女养成记》题材极度生活化,陈嘉玲已经成为观众心里活生生的人物,第一季从职场和情感切入四十岁女人的人生选择,第二季则顺着时间轴,由陈嘉玲生理变化的角度切入,依旧带来不错的讨论热度。

除了题材还算好写,我必须说《俗女养成记》是非常幸运的。

资金顺利到位、剧本相较容易、演员愿意支持、拍摄期间台湾疫情不严重、工作团队合作无间,如此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才能在短时间拍摄完成,并且在记忆犹新、热度不减的情况下交出不错的成绩单。但大部分被敲碗拍第二季的剧并没那麽容易完成,好不容易真的拍出来了,又常常因为上述任一个问题而得到「不如第一季」的评价。

举例来说,韩剧《秘密森林》在2017上半年播出後反应热烈,预计下半年进行第二季的制作,後续却因为剧本难写、主要角色们和工作人员档期配合(最後换了导演)等等因素,以致《秘密森林》第二季直到2020年才播出。又由於律政内容艰涩烧脑(是一部要我不断暂停重新播放上一句的剧),节奏又慢,故事戏剧性不若第一季来得高,普遍评价认为不若第一季来得神,受不了节奏和艰涩内容纷纷弃剧。

又像一直喊拍第二季的韩剧《信号》,第二季继续卡在演员档期、编剧剧本产出,至今还没有启动制作的消息。

一部原本没打算要拍的续作,能像《俗女2》这麽受欢迎是一件很难的事。也因此每当有趁胜追击续拍第二季的声音出来时,也会有人表示担忧,希望回忆就停留在最美一刻就好。

Image Source:facebook/俗女养成记

因为季度规划

再来谈谈另一种情形,是原本就有季度规划的剧。

有一些情况是剧情发展必须延长才能把故事说得完整、角色人设足以撑得起续集,在策划之初就已经规划第二季以後的季度。然而就像上述状况一样,策划不能保证一定能拍成,市场反应才是决定是否能继续拍摄下去的重点,加上筹拍期间种种状况的发生,就算有季度规划,拍续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评价和收益不如预期绝对是戏拍不拍得成续作最大的障碍,但拍成了,有没有平台可以播,竟是另一个障碍。平台收益考量、尺度问题、题材敏感度,甚至社会事件(比如说演员导演丑闻)等各种原因,都会是平台采购的考量。但是很难想像,已经走到2021年的台湾,戏剧会因为政治因素而迟迟无法面世。

做为台湾第一部政治职人剧,《国际桥牌社》的蓝是拍完八季,将台湾近二十年来的现代政治史拍成戏剧。除此之外,《国际桥牌社》也是史无前例专注在近代政治斗争的台剧,因此比其他类型剧更加敏感,想找到播放平台更加辛苦。我参与过《国桥》PTT台剧版试映会,当时friDay影音的代表在场看到乡民们热情回馈,决定成为第一个买剧的平台,首播流量破百万。

由於题材特殊,养出一批比其他类型戏剧更死忠的粉丝。官方粉丝团也很努力经营,让该剧维持在一定的讨论度上。一般来说,有这种热度的季度戏剧应该开始走花路了吧?我天真地这麽想,以为2021年可以顺利在OTT上看到第二季,没想到这次连friDay影音都不买了。更没想到的是,连领人民纳税钱的公视也不播了。

是剧烂到平台不愿意买吗?老实说第一季确实有很多缺点,但再怎麽烂,後续不灭的讨论热潮应该让平台有信心买剧才是。导演雄心壮志的八季制作在第二季就面临没地方可播或是出价太低无法回收的困境,考虑到收益,团队决定自架播放平台,以热血杀出一条血路。

老实说《国际桥牌社》第一季我是不满意的,但就像我在《迪麦的长假》专题《〈韩国〉游学首尔。之十:谁不喜欢电影呢?》那篇写到,因为是自己家的东西,所以会出於同情或鼓励的心情肯定它。剧本不好,但音乐和美术氛围有营造出时代氛围;演员演技落差太出戏,但肯接戏就是有勇气;拍出来的成果有待加强,但我认同剧组拍戏意。

出於一种支持台湾影视产业的心情,我买了《国际桥牌社》第二季永久看。刚开始第一二集还觉得不太好看(太刻意迎合观众埋客串彩蛋反而是缺点),但是随着第一二集故事背景和人物的熟悉度渐增,後续集数开始渐入佳境。虽然缺点依旧明显,比如说资金限制场面、部分演员因档期无法连贯(总统夫人换人演也太明显)、过多事件发散观众注意力,我依旧期望这部剧继续拍下去。首先第一季的缺点都改善了,故事线集中且人物设定有魅力;我最不期待的军事线意外地成为骗走我多次眼泪的部分,还托阿流帮我买剧中出现过的军粮牛肉罐头,也准备要去明星咖啡馆吃罗宋汤(《孤味》里出现明星咖啡馆的俄罗斯软糖对我来说反而没那麽有吸引力)。当剧组无心插柳置入这些东西却受到回响,就代表《国桥2》的内容有一定实力。

虽然《国桥2》行销方式对我来说有点过於暴力,但这正是他们对於第二季无法顺利卖出的怒吼和自救。我看完第二季後,无法认同文化部部长说内容烂所以公视不买。明明这部剧有这麽多蓝绿黑白红的政治人物客串,任谁出点力应该有机会让这部剧搏到不少版面,为什麽大家都噤声了?(比如说颜宽恒和陈柏惟同框客串,就足以占据一大版面!)集资拍戏就算了,拍完戏还搞到自己经营观影平台,真是史无前例而且绝对辛苦可期的一条路。这件事对台湾影视产业又有什麽影响?我会继续关注下去。

Image Source:facebook/国际桥牌社 Island Nation

因为想改变戏剧制作环境

说到有季度规划的剧,《机智医生生活》 预计拍摄三季。相较於其他季播规划的剧是因剧情或角色完整度的考量而安排,《机智医生生活》的季度规划除了想为观众延续疗癒感和感动,也想改善韩国影视的血汗现场。

韩国影视有多血汗呢?

2016年韩剧《独酒男女》新晋副导李韩光自杀事件,揭露了韩国低薪超时高强度的工作现场。家属为李韩光成立调查委员会,死者生前为《独酒男女》55天工作期间仅放了两天假,不但承受极大工作量和压力,也遭受言语暴凌。李韩光的弟弟李韩率後来成立「韩光媒体劳动人权中心」,并着有《消逝的韩光》一书,写实呈现韩剧光鲜背後的剥削。

韩剧一般为单季和周播两集为主,周一周二播的剧称为「月花剧(월화 드라마)」、周三周四播是「水木剧(수목 드라마)」、周五周六播是「金土剧(금토 드라마)」、六日播的是「土日剧(토일 …

惊喜制造的沉浸式剧场:让城市变身夜晚游乐场

近年来,体验设计讨论度高,形式、组合越来越多元,竞逐其中的惊喜制造,不仅培养出一群喜欢嚐鲜的客群,也为台湾的娱乐市场注入活水,这群年龄介於25到40岁之间的消费者,俨然是体验设计开拓者的观测指标,而体验设计又在台湾的文化发展脉络里扮演着什麽角色?

春末夜晚,台北信义区一间旅店外聚集了一群打扮入时的男女。他们努力放低声音,眼神却难掩兴奋。因为接下来两个小时,他们将在酒精引领之下穿越时空,来到1980年代的台湾,体验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世界。 

这是惊喜制造的第六号作品「微醺大饭店:1980s」,透过融合餐点、调酒和表演艺术的沉浸式体验,让参与者抛开现实限制,全心投入虚拟场景。过程中,你可能会跟着剧中人物一起跳舞游戏,也可能会因为你的一个决定而影响剧情走向,改变了角色的命运。

五年来,由陈心龙和林业轩创办的惊喜制造在体验设计上已经驾轻就熟。2016年起,他们陆续推出结合餐饮和沉浸式体验的「无光晚餐」、「一人餐桌」、「无光晚餐2.0」,接着又融入剧场表演元素,为渴望嚐鲜的都市男女献上「微醺大饭店」和「明日俱乐部」,并和高雄电影节合作推出「微醺列车」。去年底,他们更不畏疫情推出以迷你高尔夫为卖点的餐饮空间「WHEE! 下来玩」。

2019年的「微醺大饭店」在七个月内以700场演出、1万6000人参与创下3000万元票房,成为台湾演出时间最长的定目剧,还获得德国红点设计奖现场表演组红点奖。挟着高人气,2021年新作「微醺大饭店:1980s」自1月揭幕後,口碑迅速发酵,今年6月底前的票券销售一空,第二季也紧锣密鼓筹备中。尽管单人2000元的票价不低,但由於每次体验路线都是随机安排,有不少人会为了破解其他路线而「二刷」、「三刷」。据了解,参与者有七成是女性,年龄主要落在25到40岁之间。

伦敦经验启发想像

究竟体验设计的创意发想源自何方?陈心龙说:「在伦敦,不管在任何时间点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很合理。」他大学毕业後,赴英国伦敦帝国学院进修创业管理,也在那里打开了眼界。除了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Dismaland」以「暗黑版迪士尼乐园」为主轴,让参观者直视现实世界的黑暗角落,启发了他对沉浸式体验的想像,更多灵感来自日常生活。

伦敦是个充满能量的城市,你可能会在街边看见一家贩卖全是黑色、但口味各个不同的冰淇淋快闪店,也可能会撞见一间专卖全球各款玉米谷片的商店。有一次,在校园草皮上竟然出现一台云梯车,让学生可以自由体验高空弹跳。

陈心龙说:「伦敦的每一天都在意料之外,只看你有没有用心感受。有时候你发现转角新开了一间店,或者你就是在海德公园坐下来、吃颗苹果,观察今天的风和夕阳是不是不太一样。」敞开心胸体验的一切,最终都会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返台後,陈心龙与团队着手执行一连串计画,并以第一项专案「无光晚餐」一炮而红。在「无光晚餐」中,参与者会在黑暗中用餐,运用视觉以外的所有感官享受料理。於是台湾消费者不用飞到伦敦,也能体验电影《真爱每一天》中的约会场景。

陈心龙认为,体验活动近年会在台湾受到欢迎,与文化发展脉络有很大关系。例如2006年简单生活节开启了以生活风格型态(lifestyle)为核心的音乐祭与市集风潮,群众募资的出现加速催生了各式主题性路跑活动,而野餐文化也从偶一为之的新奇体验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前面发展了这麽多,所以我们现在才能做。」

体验设计的魅力

天时地利之下,惊喜制造成功勾起台湾消费者的好奇心。为了超越大家期待,他们也不断自我超越。以新作「微醺大饭店:1980s」来说,不管是产品设计或行销包装都比之前更完整。进港浪制作从2019年开始与惊喜制造合作,主要负责编导、演员和餐饮环节安排。

团长洪唯尧毕业於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系,科班出身的他认为,惊喜制造的作品介於艺术和商业之间。在艺术方面,他们透过剧本和表演过程传递创作理念。而以商业考量来看,不管是消费族群设定、观众情绪拿捏和调酒品饮的消费文化掌握都很明确,因此才能吸引喜欢小酌、习惯安排周末休闲娱乐的小资族。

此外,除了活动当天的表演,「微醺大饭店:1980s」的气氛酝酿更从活动前一路延伸到活动後。出发前,参与者会收到一封信,透过小测验获得当天的服装风格建议。表演结束後,参与者不仅可以带着纪念品离场,还可以到活动场地旁的「微醺小酒馆」喝一杯,一方面延续氛围,另一方面也为团队带来额外收益。

看好惊喜制造的创作力、执行力和粉丝凝聚力,由文化内容策进院和贝壳放大共同投资的IP开发投资公司天使放大,也针对「微醺大饭店:1980s」投入资金150万元。执行长廖薏淳表示,以目前售票状况看来,今年第二季内就能全数回收本金,预估第三季开始获利。

廖薏淳表示,台湾沉浸式体验以密室逃脱最具代表性,比起密室逃脱重视玩家探索,惊喜制造的作品则偏重表演。他观察,台湾消费者多半害羞,因此活动形式要简单,人数最好安排在20到30人左右,故事能带入个人反思会更好。此外,如果IP本身能做多角化转译,例如从密室逃脱再转变为沉浸式剧场,甚至是桌游、影集等也更有投资潜力。

不过,相对於国外已有《Sleep No More》这样行之多年的经典作品,沉浸式体验在台湾毕竟还发展不久,在没有太多前例可循之下,惊喜制造只能持续尝试各种可能性。陈心龙坦言,体验设计的可复制性低,尽管可以归纳出设计理念和方法,也能透过经验累积找出更好的财务模式和成本结构,但成果还是会依每次专案不同。

画龙点睛的物件是体验设计不可缺的一环。

洪唯尧也分享,定目剧对於剧场演员收入确实有帮助,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熟悉沉浸式剧场,偶尔还是会遇到不受控的观众影响演出。目前看来,不论设计方或体验方,可能都还没有找到最舒适的状态。但无论如何,台北的夜晚已经冒出更多值得体验的新鲜事。曾经是街舞小子的陈心龙,接下来也会继续带领惊喜制造在这个辽阔的舞台上用力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