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春室The POOL:在美术馆顶楼打造结合餐饮体验的「天空公园」

结合美术馆建筑师坂茂碎形树荫采光的设计概念,南美春室在美术馆顶楼打造一座天空公园。

位於台南市美术馆2馆5楼的「南美春室The POOL」,即将於2022年1月27日开幕,集结台湾顶尖设计与餐饮团队,在美术馆打造融合咖啡、甜点、餐饮、选物的崭新空间。

随着历史发展,美术馆不再是特定阶级才能造访的场所,而是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开放给大众的餐饮空间,如今更是国内外众多美术馆的「标准配备」,咖啡、餐饮品牌与场馆建筑的结合也成为近年来引发关注的热门话题。

由普立兹克奖得主、日本建筑大师坂茂操刀的台南市美术馆(以下简称南美馆)2馆,自2019年初开幕起,前来一探究竟的人潮从未间断;几何形状交互堆叠的洁白外观,在别具巧思的采光设计下,随着日照时时刻刻变幻光影,无疑是许多人心目中台湾最美的美术馆。

在南美春室,无论晴雨皆能感受到建筑所展现的不同风情,以及台南城市的生活感。

南美馆最顶层5楼近日由 「南美春室The POOL」全新进驻,W春池计画与春室The POOL总策划,继位於新竹市「春室Glass Studio + The POOL」後,再度集结台湾顶尖的设计及餐饮团队,透过咖啡、甜点、餐饮、选物作为循环设计的媒介,打造出细节满室、表情万种的餐饮体验空间。

从空间规划、使用器皿到餐饮企划,都能感受到团队对於各层面设计近乎偏执的用心,以及扣合W春池计画循环经济精神的具体实践,让南美春室既是飘着甜香的咖啡池,亦是承载艺术价值的绝美空间。

以天空公园为概念,打造不论晴雨都可感受城市生活感的空间

「我们这次以『天空公园』为概念打造南美春室,一方面呼应台南的城市样貌跟生活感,另一方面呼应建筑师坂茂最初为南美馆设计的碎形树荫采光。」W春池计画主理人T.A.(吴庭安)以此核心概念出发,延续新竹春室Glass Studio的合作经验,邀来擅於梳理环境脉络的「彡苗空间实验」规划空间,打造开放、有弹性、可包覆着各种可能性的空间。

当阳光穿过碎形几何的玻璃屋顶进入室内,如同玻璃容器与其内容物的关系,更与「幸中家具厂」携手制作,延伸碎形概念,因地制宜打造有如玻璃碎片不规则轮廓的餐桌椅,相互衬托营造不同层次的体验与样貌。

南美春室桌灯由无氏制作设计,结合多种不同的循环材质,打造出新型态灯具。

此次主责空间规划设计的彡苗空间实验担任共同创办人郑又维说,「希望到访的人,不论晴天雨天、坐在空间中哪一个位置,都能够好好的享受当下的每一刻,因南美春室的所有体验而被疗癒。」值得一提的还有,大至空间、家具,小至摆放於桌上的灯具都别具巧思,南美春室桌灯由无氏制作设计,结合多种不同的循环材质,打造兼具温润质地及简约美学的新型态灯具。

除了硬体规划,南美春室聚集各方设计好手,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充分发挥。识别设计携手设计师方序中主理之「究方社」,延伸设计包覆春池量子概念至南美春室logo,藉由春池量子符号编排而成「南美春室」,并将符号包覆在两款识别手环上,使用W春池计画的绿色与玻璃透过光照射出来的灰色,区分两款识别手环的使用角色。

选物区注入循环设计概念,实践永续循环目标

循环选物区域则与「朋丁pong ding」合作。朋丁共同创办人陈依秋表示,「团队从7个关键字:循环、再生、环境友善、材质探索、打开感官、体验式消费、亲子来思考整体选物企划,精选相关品牌进驻,」有别於南美春室需消费始能入场的形式,民众无论有没有消费餐食,皆可至选物区域参观选购,「如同公园的概念,是一个开放给所有人的空间。」选物区也导入春池玻璃的W LOOP循环行动实践,串联台南循环店家共同探索、推广永续循环,让循环从南美春室散落至台南各处,并透过展览、艺术让循环再次汇集至南美春室。

朋丁以循环为核心选物,包含春池玻璃作品与其他循环选物。

自试营运期间便备受讨论的餐饮,不仅外观抢眼,实际上也大有来头。南美春室的餐饮规划由拥有丰富餐饮经验的嘉义餐饮品牌木更Mugeneration统筹,供应由晶英酒店及阿霞饭店设计的台南特色餐点,亦可品尝新竹春室The POOL多款展览限定甜点,如:量子鸡蛋仔、芝麻鲜奶油戚风、抹茶苔球等。

「发想上,其实也是呼应公园的概念,以及南国较温暖的气候型态,邀来蜷尾家、阿霞饭店、晶英酒店等知名在地品牌合作,打造像是接骨木苹果冰棒蜜柠桂花气泡饮、啤酒卤肉米糕、鸡肉凉面等餐点,透过这些餐饮的设计连结各种美好事物。」木更Mugeneration共同主理人Rainie分享道。

南美春室餐饮由嘉义餐饮品牌木更Mugeneration统筹,图为与阿霞饭店合作设计的台南特色餐点啤酒卤肉米糕。

集结台湾众多一时之选团队打造的南美春室,在世界级的建筑空间里头,体现循环设计价值,并充分展现在地生活风格与台湾渐趋成熟的设计能量,不仅与台南美术馆2馆结合得恰入其分、甚至增色不少,更演示着台湾艺文场馆餐饮空间媲美国际水准的全新可能。…

吴庭安的「创旧」循环革命:没有旧的基础,创新只是空谈

作为春池玻璃第二代的吴庭安,在英国剑桥念书时打开对艺术文化的感受,回国後於台积电累积企业管理的视野,逐渐对春池玻璃的新样貌有了想像,并一步步予以实践,从「W春池计画」到去年开幕的春室实体店,他透过玻璃产业倡议永续经济的可能性。

VERSE与Lexus联名出品的podcast节目《MY WAY》,第三期主题「设计的力量」,由吴庭安以「创旧」的循环经济革命为题,与《VERSE》社长暨总编辑张铁志进行一场深度对谈——谈他如何从个人经验出发改变玻璃产业,以及如何让逐渐消失的老工艺拥有全新价值。

从个人到企业

张铁志(以下简称铁):可不可以先简单介绍一下春池玻璃这家公司?

吴庭安(以下简称吴):春池玻璃其实是一间满特殊的公司,最初是从回收玻璃开始做起。大家可以想像以前「酒矸倘卖无」那个时代,捡玻璃去回收,把它破碎後卖给玻璃场换钱,其实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春池玻璃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做循环经济非常满辛苦,从回收玻璃开始利润就很低,因此我们就要想办法创造新的价值,比如由设计端或供应端着手,创造出更新的价值,整个过程是满有趣的一个路径。

铁:你之前在英国剑桥念书,那时候想过要回家接公司吗?

吴:其实我没有特别想,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工厂捡玻璃,小学三年级左右,我就觉得这是家业,但没有很直觉的连结这是未来的工作。去工厂打工赚取微薄的薪水,那个过程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但一开始并没有设定要回到春池。

我後来去英国剑桥读书启发非常多事情,因为我在台南成大读的是工程,当时学校的文化氛围、环境影响我满多,但到了剑桥有种脑洞大开的感觉,英国历史悠久,剑桥又是有800年历史的学校,某种程度上会很shock的体会是,文化积累不是没有道理,变成完美的需要时间沉淀、不是一蹴可及。

那时候就渐渐对文化、艺术还有设计有不同的感觉,过去我们讲文化、艺术好像都要特别追求,但是在某些文化比较深入的国家,它已经融合在生活里,後来回到台湾会做关於设计和文化的事情,在英国那段影响我非常大。

铁:你之前在台积电曾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段经历对你有什麽影响?

吴:在台积电的过程对我来讲是很大的影响,因为台积电是跟世界竞争的企业,它的策略、制程、技术,它在想的事情都是五年、十年之後,因为它那个当下可能已经占住了立基点。

现在我已经离开台积电近十年,它屹立不摇是有原因的,就像孙子兵法的「多算胜」,很多东西都在它的规画当中,有计算、处理过後,就会有比较好的解决方式,你也比较不会慌,我觉得台积电让我学习到非常多企业管理相关知识。

铁:是什麽样的契机让你决定回到春池玻璃?

吴:我觉得这还是牵涉到文化,我们每个人生阶段都有它的价值,不管是在学习、在台积电,或是英国剑桥,其实都会有新的啓发,但是最後人好像会回归,去找自己的根。亲情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根。

我记得有一天回老家跟爸妈吃饭,就只有我们三个人,那时候我在台积电工作,一回家就看到那时父亲劳累的样子,那时候他约65岁左右,当下让我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因为我的印象中,他还是三、四十岁壮年时的模样,但等到我再回去看就发现,他在这个年纪独自支撑很辛苦,那时我就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来帮忙他。

说实话,我在台积电我学习到非常多也很快乐,一直有在成长,但是後来仔细想想,台积电可以没有我,但是我父亲的企业没有我的帮忙,他会很辛苦,所以最後回到春池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亲情这部分,想要去帮忙你的「根」。

春池玻璃的产业创旧

铁:你一开始重回春池是带着什麽样的一个新的vision进去?

吴:我那时候在台积电是做营运资源规划,回到春池以後,我觉得有带一点这种心态,就是说能不能不要只看3年、5年,再看远一点,用更永续的方式去经营企业。以前我还没有用材料知识或企业管理知识去协助春池,但回来後我发现,春池在做的回收对社会非常有价值,如果没做好可能就会有成千成万的回收玻璃无人可以处理,每天处理回收玻璃让我觉得每天上班都在创造社会价值。

铁:这几年你强调循环经济的概念,把它跟永续的趋势结合,你一开始就有意识到才用这样的理念去推动吗?可不可以谈谈这个思考上的转变?

吴:我几年前得总统创新奖,他们在定义「创新」到底是什麽,我就提了一个叫「创旧」,非常多创新的基础就是要建立在旧的东西之上,才有机会创新,因为如果没有旧的基础,你的创新可能只是空谈。

回到春池後,我看事情的视角慢慢变得不同,幸运的是我父亲以前就叫我去工厂捡玻璃,小时候没什麽感觉,就觉得是打工,不过真的满辛苦,譬如捡到羊奶瓶,里面羊奶没喝完,在太阳酷晒下那臭味很难想像,但你知道它是工作,就是要一步一步去做。

从台积电回到春池後,我发现其实春池做的事是有价值的,可以用後续的创新去创造新的可能性、新的价值,这个价值不一定是钱,我觉得价值要分很多层面,有一些是社会价值,有一些是环境价值,我们做的创新是基於环境、基於社会、基於经济去努力,後来就做了一些新的可能性,创造春池的新样貌,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地方。

铁:转变的过程中,跟父亲会有一些理念不合吗?

吴:我在台积电工作时,因为刚从英国回来,觉得自己想法很多或更有创意的解法,但後来台积电教会我一件事情——在一个体系里要先照着它的方向走。

像是那时候在做一个project,觉得有更新的方式去做,但大主管说朝他所说的方向做,我的第一线主管就跟我说:「你要想,我们在同一家公司,我们在一条船上,那条船有一个船长,我们都是下面的船员,我们有我们的判断、有我们的专业,我们可以给船长建议,但是最後航行的方向请给船长决定。」因为船长如果决定错误或触礁,负责人是他,他是最後扛责任的人。

我回到春池的时候就带着这个信念,我父亲是春池玻璃的创办人,他扛着很重要的责任,我们可以帮他分担、帮他走到对的方向,但只要出错,承担责任的还是他。等到你有承担责任,就可以做越来越大的决定,就像我现在可能可以做很大的决定,但也经过十年的累积。

春池玻璃副总经理一手推动W春池计画与春室空间。

从W春池计画到春室

铁:那我们来谈谈这几年你做的具体计画,像是W春池计画,为什麽用这个名字?

吴:W春池计画是2015年推出的一个计画,它的灵感来自於我那时候跟忠泰文教基金会有个合作,推出Home2025的计划,把建筑师、设计师跟企业配对,合作过程中发现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可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那件事给我蛮大的体悟是,学工程的人的优势是我们很紮实,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但如果从设计或艺术的角度来看,他可能从一粒沙看到一个宇宙。那时候推出W春池计划,是设想我跟设计师看的东西不一样,那能不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谓的循环经济。

所以其实春池玻璃的「春池」有没有那麽重要?其实没有,因为春池就是一间公司在做玻璃回收、循环经济,但是在讲永续或循环经济概念时,不管从任何角度去看都非常重要,所以反过来来说,我在做这个计画时就发现春池好像不是很重要,但它是我父亲的名字,所以我用W春池,是没有春池的意思,W可以是「without」或者「无」。

春池这个名字不重要,但是我们做的事情重要,所以我们把自己变成可以跟不同的设计、策展、艺术合作,一起开创出新的可能性。某种程度上,W春池计画不一定会显现出这是W春池计画的作品,但它一定有着循环经济或延续的概念。

铁:W春池计画很强调老师傅,在计划中老师傅的工艺代表什麽样的角色?

吴:应该说,新师傅其实满多的,我们有一个新空间叫春室,这个空间都是年轻的师傅用老的工艺做新的事情。

但老工艺这件事情我为什麽会推崇?原因是它就是累积的过程所创造出来的,像有些人喜欢看纸本书,可能现在社会需要电子书比较方便,但是纸本书不能让它消失,因为它可能是一个我们需要去碰触到的东西,对我而言,老师傅的工艺有点像这个味道。

玻璃工艺是从日据时代就留下来的,我们在极盛时期可能外销出口占全世界的7、8成,那个荣景在过去是看得到的,但是後来慢慢地产业外移後就消失,所以我就在想,这些东西的消失我能不能再多创造一些新的价值?包含人的价值、环境的价值或社会的价值,我希望把它保留下来,所以就需要新的设计者还有创新的概念进来,比如像玻璃吸管。…

Podcast大爆炸之後,声音经济的未来在哪里?

2020年台湾的podcast呈现爆炸性的成长,声音产业开始逐渐聚焦成型。(摄影╱蔡杰曦)

「欢迎来到声音的自由时代。」2020年podcast在台湾出现大爆炸,《VERSE》在第二期以此封面故事深入探讨podcast的潜力与局限。但那大爆炸是一场华丽的绚烂,还是更大改变的开端?当大家都说podcast的浪潮即将趋於平稳时,《VERSE》进一步访问声音内容平台、podcast广告代理商与声音串流平台,发现大浪之後,台湾声音产业正走向更精实的下一阶段。

根据podcaster杰西大叔制作的「繁中Podcast节目制作现况」统计,截至今年9月,共有1万4000个podcast节目诞生,随着声音内容蓬勃发展,声音产业的不同面向也开始聚焦,从内容到平台,都看见一条更清晰的道路。

两大收听平台Apple Podcast和Spotify外,台湾本土声音平台KKBOX在去年成为podcast托管平台Firstory的最大股东,也连续两年举办论坛PodFest TAIWAN,邀请成熟的制作团队分享创作心法,积极促成创作者的多元化和专业化,并且协助品牌媒合创作者,让产业发展出更完整的工作生态圈。

在内容方面,podcast制作公司鬼岛之音推出纪录片式podcast《一年的告白》,导演Doreen以声音纪录和癌末母亲Mish之间的对话。VERSE也推出声音杂志《V VOICE》,以声音延伸每期杂志内容,收录访谈、编辑幕後,或田野录音。声音内容平台镜好听於今年开设专属收听app,与专家学者合作推出新闻、文学、影视和知识等不同主题的声音内容,未来更坚定走上知识付费的道路。

内容精致多元──镜好听

「未来人的生活,一定是双手双眼有更多竞争。声音具有随身便利性,能够释放双手双眼,所以是符合未来的场景。」镜好听总监徐淑卿坚信地说着。

2021年1月才宣布开台的镜好听,看似年轻,其实在podcast大浪来袭前,就已经专注於声音内容的发展。隶属於媒体集团镜传媒底下的镜文学,在2019年成立时便思考如何将文学内容做多角度延伸,镜好听也是在这个时间点酝酿成形。发展至今,平台上共有3个产品:节目、有声书和有声课程。

「节目」就是大家熟悉免费收听的podcast,近130档节目中,除了有镜周刊记者分享报导的幕後故事,还邀请多位知名人物做节目,包括谘商心理师周慕姿的《作家的灵魂脚本》讨论作家与他们没说出口的痛、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助理教授康庭瑜的《性别好好玩》分析科学背後的性别故事,以及年度企画《郑丽君的思想操场:自由六讲》,是镜好听从去年11月就积极联络,经过一年才促成的节目。

「有声书」部分,目前在平台上有将近280本作品,订阅成为付费会员後,就能收听多数有声书内容。目前种类多集中在儿少亲子和文学小说,除了有从镜文学延伸的作品,也跟出版社合作录制。「有声课程」则提供系统规划的知识性内容,例如和演员黄河合作,传授演出观念与技巧的《黄河表演心法》,单套贩售。

镜好听总监徐淑卿认为声音具有随身便利性,能够释放双手双眼,符合未来的场景想像。(摄影╱KRIS KANG)

镜好听办公室内打造5间录音室,26人的团队从节目企画、录制到行销层层分工,并且连两年举办「镜好听学院」培养声音主播,目标是提供更优质的声音内容,「我们把这些基本建设做得非常完善,建立门槛,让别人要达成这个目标时会稍微困难一点。」从资深出版人、书店管理者转任镜好听总监的徐淑卿说。

镜好听在一系列内容企画打响招牌後,即将走入下一个阶段,吸引更多听众加入付费会员的行列。包括扩展有声书类别、组建课程制作团队,目的都是为了制作更多优质声音内容,吸引听众为内容买单。

相比於多数podcast节目以免费收听、承接广告的营运模式,今年初开台就决定走订阅制的镜好听有不同看法,「知识付费对很多人来说不见得是困难的事情,最重要还是内容,」徐淑卿举例,「当你买一本书,没有人会质疑为什麽要付钱,我们也能与听众沟通,听了那麽多内容和优质课程,是不是应该付一点费用。」相信内容有价,也相信会有一群人愿意为好的内容买单,正如徐淑卿所说,没有丢下一颗石头,怎麽会知道范围在哪里。走下去,才能挖掘出更多可能性。

平台整合与专业分工──KKBOX

点开podcast节目《TKKBOX解忧BGM声疗套餐》,滋滋的油炸声和咬下炸鸡的喀滋喀滋声紧贴着耳朵响起,彷佛身处在油炸锅前,彷佛看着一个人大口咬下炸鸡。

这是由KKBOX和连锁炸鸡品牌顶呱呱合作的小节目,结合ASMR(自主感官经络反应)元素,将口白加入炸鸡油炸声和清脆咬下的声音,「如果只是看大家吃,听到声音就觉得还好,但是在耳朵里面很慢的那种咖滋声,就觉得天啊,但那就是效果,我们希望可以达成这种有趣的效果。」KKBOX音乐事业群总经理黄嘉宏分享到这个案例时,也忍不住笑出来。

https://www.facebook.com/tkk.tw/posts/10160149977294528

「任何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或许都很适合透过podcast有新一番的诠释,剪头发也可以啊,很多事情都可以有不同的声音。」对於声音的未来,黄嘉宏很有信心,也充满源源不断的想法,「KKBOX相信每个声音都有启发人心的力量,它会对不同人在某个时刻有某种感动。」

走进KKBOX位在大安区某个商办大楼的录音工作室,KKBOX STUDIO配备3间录音室和交流空间,除了提供给podcaster录制节目,也是一个线下交流的据点,未来KKBOX的课程「Podcast新手村」也会在这里举行。

从刚落幕的第二届PodFest TAIWAN到不定期举办的教学和线下聚会,KKBOX既与品牌合作创新声音内容,同时也以平台之力进行人才的育成。KKBOX总经理黄嘉宏希望能在这些行动中,促成产业的专业分工、多元内容,以及更多品牌投入。

KKBOX音乐事业群总经理黄嘉宏认为任何声音都很适合透过podcast再诠释。(摄影╱KRIS KANG)

黄嘉宏观察,podcast这两年从爆发到大量投入後,开始有比较成熟的内容和知识留下来。虽然疫情导致实体活动停摆,对处於早期发展阶段的创作者来说,缺乏线下心理支持和制作建议的交流,使创作能量一度减缓,但随着实体活动解封,黄嘉宏期待接下来会有新的创作爆发潮。

创作端之外,也有越来越多品牌和产业关注到podcast,开始思考跟本业结合、创造加值的可能性,从简单的口播业配、投资制作专属节目到自制节目来推广理念。「大家说podcast好像已经爆发过了,但其实podcast的行销甚至还没有爆发,还在逐渐要起飞的阶段 。」曾为品牌制作节目的广告代理商只要有人社群顾问执行长陈思杰观察,从今年开始,品牌询问podcast合作的比例变得非常高。

只要有人社群顾问执行长陈思杰观察到podcast的行销能量正在酝酿中。(图╱陈思杰提供)

当越来越多品牌投入,KKBOX除了协助制作节目,现阶段也担任专业媒合的角色,「针对几个比较明确的工作来做媒合,让品牌和制作两端可以被看见听见,让更多人了解并投入资金。」黄嘉宏说,透过媒合机会,扶植创作端,当制作端有足够能量,自然就能让创作端跟品牌找到彼此。在技术面也积极开发逐字稿、关键字搜寻等功能,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使用者来到KKBOX的平台。

从节目制作、人才培育到建立更流畅的听众体验,KKBOX这些投入都是为了让声音产业准备好面对下一波巨浪,「声音有很多东西可以做、也很有价值,未来当大量需求、资金进来的时候,产业有没有准备好?大家有没有准备好展现自己的才能?」黄嘉宏说。

对声音内容的信心,是来自於对台湾的信心

徐淑卿办公桌上的一幅照片〈使徒的道路〉捕捉的是瑞士第一高峰马特洪峰最难攀爬的一段路,「要做声音内容,真的很不容易。」这位资深出版人说。尤其镜好听决定走知识付费这条路,如何说服听众内容有价、如何让会员制更加成熟,每一步都是困难的一步,「但是你要相信能走上山顶,这些就是必经的历程,也是生命有趣的地方。」

即便不走会员制,对於声音内容的广告市场来说,也同样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业务及广告代理商月城南广告执行长潘玮翔提到,目前声音市场不像YouTube有统一平台,缺乏客观计价和数据,也没有广告投放系统,导致广告收益集中在最前端的创作者,「这是一个很畸形的社会,中小型创作者没办法透过稳定方法养活自己,就无助於里面的成长。」潘玮翔直言。面对这个问题,月城南广告、Firstory与网路资料观测平台QSearch合作,推出「收听数据分析月报」,透过透明化数据协助品牌找到适配合作的创作者。

月城南广告执行长潘玮翔(左前)表示目前声音市场还缺乏客观的计价与数据。(图╱月城南广告提供)

受访者们不约而同提到,声音产业从内容、平台到行销,还有许多等待开发的领域。这份对於前景的期待,源自於对台湾所创作的声音的信心。相比於图片和文字,声音因为比较难被平台审核,更能展现它的自由与广阔,「声音本来就是很自由的,台湾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华语创作世界,这是台湾podcast可以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元素。」陈思杰说。…

微软天价收购暴雪震撼游戏业!将超车任天堂成世界第三大游戏公司

Image Source:Microsoft

文/洪偲瑀

微软(Microsoft)18日宣布,将以每股95美元、总价高达687亿美元(折合新台币将近1.9 兆元)的天价收购游戏开发商暴雪娱乐的母公司 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全部以现金交易,刷新游戏业界史上最高收购价码的同时,也使微软成为营收仅次於腾讯、索尼(Sony)的世界第三大游戏公司。

Image Source:facebook/Blizzard

微软在新闻稿中指出,全球电玩市场规模超过30亿人,本次收购有助於加速微软在手机、家机、电脑硬体上的成长。不少外界意见认为,此举也是为将来微软进军元宇宙计画所下的一步棋。

对於近期因性侵丑闻等事件影响,高层纷纷出走且士气低迷的动视暴雪而言,此次收购似乎可看作翻身的崭新契机,收购消息一出,暴雪股价应声暴涨达30%以上。

Image Source:facebook/Blizzard

此案若成功通过,微软规划未来将在PC Game Pass、Xbox Game Pass订阅服务上尽可能提供暴雪包含《暗黑破坏神》、《炉石战记》、《星海争霸》、《斗阵特攻》、《魔兽世界》等IP作品,并推出新游戏。但由於暴雪在世界各国都有业务,整体并购需要获多国主管机关批准,因此预测要到2023财年才能完成交易。

Dcard 林裕钦的创业之道:助人为快乐之本,所以他凝聚一群人去帮助更多人

Dcard为台湾知名的匿名社群平台,在创立不到十年的期间,不仅拥有了每月超过1500万不重复的访客次数,依此发展出多种商业模式,更拓展版图至海外。与夥伴共同打造出Dcard的执行长,是还不满30岁的林裕钦。创业之外,林裕钦又是如何认真走出自己的路?第三期《VERSE》杂志邀请到这位年轻的创业家,与读者分享其创业心法。

⓵过去三年最大的改变是什麽?这个改变带给你的影响与意义?

林裕钦(以下简称林):学会延迟满足感,爱上做些见效慢的事情。读书带来的改变并非立竿见影,但持之以恒能带来很多改变。健康的生活习惯、管理的待人处事都是。具体例如每天早上5点30分起床学习,10点上班。那些见效慢的事情正由於坚持困难,才造成人跟人之间巨大的差异。

⓶小时候是否想过会成为什麽样的大人?和现在的你一样吗?

林:小时候就觉得自己会创业,这点没改变。要说差异,就学时期常听说「助人为快乐之本」,那时只觉得是句俗谚。後来才真的意识到,更多个人享受不一定能带来更多快乐,但帮助别人却能获得内心真正的喜悦,於我而言,创业便是凝聚一群人去帮助更多人。

⓷如果给你一个保证实现的愿望,你想为台湾实现什麽?

林:经济是民生的基础。台湾上一代有许多前辈努力,在半导体、制造业树立起一座一座支柱撑起台湾。我希望台湾在下个世代依然有世界级的公司出现,让这片土地的美好可以延续。我不喜欢许愿,喜欢付诸行动,於是我开始创业。

⓸当你在家里,通常会花最多时间在哪里?做什麽?

林:最多时间是在书桌前学习新知与规划未来。最近爱上下厨,待在厨房的时间也不少,我觉得做蛋糕是一间很浪漫的事情,无论你多有钱或各种名声,每个人都得花一样的时间投入。每个蛋糕都是自己时间的凝结,而时间又是人一生中最稀缺的资源,心意由此传递。

⓹独处的时候会做些什麽?

林:我很喜欢独处,虽然善於对话,但是个内向的人,需要大量独处时间。最常做的是读书跟听podcast交错—读书是成块的资料,podcast是片段浓缩解说或第一手观点,能够互相补充。此外也常常写下一些心得,以及规划未来。

🔻 PHASE ①  求学阶段

1991,在台南出生

2009,北上台大资管系求学

2011,大二於台大宿舍架设出Dcard网页版

2013,推出行动装置Android版本

2013,大四修习台大「创意创业学程」

2014,和朋友共同创办「台大管理顾问社」

🔻 PHASE ②  Dcard创立公司

2015,注册为狄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推出iOS版本

2015,带领团队参加创新创业激励计画(FITI)

2016,提供整合原生广告、行动、活动等的广告方案

2017,从减肥开始,致力於培养领导人所需的能力

🔻 PHASE ③  放眼国际

2017,Dcard〈阿嬷这是Lv〉受BBC News转载

2017,业务范围拓展至日本

2019,扩展版图至港澳市场

2020,获《Forbes》年度亚洲30Under30名人榜

2020,扩大招募海外员工

购买

林之晨藉科技展开未来革命:创业加速器与电信业崭新时代

出生於医生世家的林之晨,和很多孩子一样,小时候有过很多梦想:他梦想过成为一名总统、警察、救火员、太空人、上班族⋯⋯然而小时候的他所没想到的,是成为一位创业者、创业投资人、电信公司总经理。

以上那些职称,是现阶段的林之晨所担任的身份。除了专注於工作与事业,林之晨在意的,还包含了自我内在的探索。这个特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创业之路、及路上所遇见的人们。

⓵ 如果给你一个保证会实现的愿望,你想为台湾实现什麽?为什麽?

林之晨 (以下简称林) :我最想为台湾实现的愿望是教育改革,因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可以赋予国民原力,帮助他们在人生中获得更多快乐、满足与成就感,进一步造福彼此。一个国家与社会外显的种种问题,其内部根源也往往是教育。因此,我任性地希望,台湾的教育能跟上、甚至是超前时代。

⓶ 过去三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麽?这个改变对你带来的影响与意义?

林:对於身边的人,我更能理解、同理他们的感受。过去三年,我身边有不少创业者与同仁受到忧郁症的困扰,推着我一直去学习,身处在这个世界,如何要更了解身边的人,帮助他们在创业或工作旅程中,能与自己相处得更好,找到更多快乐与成就感的来源。这样的进步,让我更能辅导mentees找到较适合他们的北极星,更能与人生路程上难免的苦难相处。

⓷ 你认为到了2045年,人类的生活方式会有哪些不同?

林:25 年之後,我相信在几个领域会和现在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

ⓐ自动驾驶普及:届时人类要从A点到B点,可以非常轻松地召唤一台自驾计程车,经济又高速地抵达。

ⓑ智慧眼镜普及:可以帮助人们更快辨识、更深入的去认识身边的人事物,大大提升生活中,与周遭互动的深度、层次与意义。

ⓒAI高度发展:AI对人的理解,这时已达到非常成熟的境界,每个人的AI 助理,甚至比自己或另一半更了解自己,能在对的时间,提供最佳建议,帮助人们在生活中得到更多快乐和满足。

ⓓ普惠金融成熟:人们的理财、投资与保险,变成由AI和Blockchain所提供的整合服务,让人们更轻松、更安心地获得财务保障。每个人辛苦所赚来的薪水,都被更好的安排,不会因为缺乏财经知识,而放在错误的资产上,造成惨痛的损失。

ⓔ量子电脑普及:现在二进位运算所做不到的各种应用,都可能发生。

ⓕ绿能普及与核融合等新能源技术突破:那时的人类社会,将趋近於碳中和,甚至进入负碳排,可以逆转自工业革命这两百多年来,因为经济发展对地球所造成的伤害。

ⓖ人类可在地球之外生活:那时的人类,应该已在火星上建立某种早期殖民地,而月球上则可能已有度假村。

🔻 PHASE ① 求学阶段

1978,出生於台北

1988,十岁时,自己写出游戏程式

1999,首次创业,与同学共同创办B2C电脑零售网站哈酷网

2000,达康股灾,哈酷网转型AI软体服务商硕网资讯

2002,毕业於台湾大学化学工程系,辅修经济系

🔻 PHASE ②海外深造

2002,移居上海,担任硕网资讯大中国区总经理

2004,移居纽约

2006,自纽约大学史腾商学院 (NYU Stern) 取得MBA学位

读书共和国:有如变形虫般不断突变的出版共同体

若把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比喻为自行车,则旗下三十多位总编辑,每位都像是一支车轮辐条、撑起轮框,背後还有一位高手技师,只消这拉一拉、那转一转,车子就能往对的方向前进。

来自中国、拥有满人血统的富察延贺,11年前加入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在陌生的土地上,摸索着如何做一位编辑。他创立的八旗文化,不盲从主流畅销书系,引进21册《兴亡的世界史》套书,跳脱西欧、中国中心史观,以更大跨距的历史之流,思考台湾的位置与意义。

2019年,八旗出版《红色渗透》一书,揭露中国媒体在全球扩张的真相,间接推动反渗透法修订,富察则一举拿下「金石堂年度出版风云人物」殊荣。异乡身分、中年创业,做得又是相对不景气的出版,富察是特例中的特例。但特例并非偶然,他的成功之路,透着一位出版前辈的高瞻远瞩。

「一个人谈吐只是表面,背後反映他的思维、学养,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不能吸收,这是出版界的问题。」读书共和国社长郭重兴说得一派洒脱,识才、惜才如他,当初力邀富察入社,连「八旗」这名字都已预先起好。

不畏世局扩编  造就一切大不同

郭重兴原为猫头鹰出版社创办人,与苏拾平、陈雨航所创办的麦田,同为詹宏志成立城邦出版集团时,最初加入的出版社之一。2000年底,就在李嘉诚旗下的TOM集团即将入主城邦之际,不愿为人作嫁的郭重兴毅然离开,另起炉灶、打造读书共和国。当50岁的他登高一呼,五间元老级出版社:木马、左岸、远足、野人与缪思,各自就定位,共同熬过草创阶段。

关於读书共和国的崛起,郭重兴说:「不踩这一步下去,我觉得好像走不出一条路。」

2005年,读书共和国逐渐走出格局,迎来多年成长荣景。2009年金融海啸冲击,出版业跌入谷底,郭重兴却大刀阔斧扩编,再成立五个新品牌,八旗即为其中之一。回首当年,他何以如此义无反顾?

「不踩这一步下去,我觉得好像走不出一条路,」郭重兴反思,读书共和国的崛起,有赖於早期多部畅销的翻译小说,包括缪思出版的《阴阳师》、野人的《群》与《海》,但他理想中的「共和国」该是更多元,好比美国立国的联邦制度,以州为主体,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自下而上、沛然而生一股平衡的权力关系。

基於「一位编辑即成一家出版社,编辑就是出版社的灵魂」的核心信仰,郭重兴独创一套内部创业的商业模式。他把旗下每一位总编辑都视为「准经营者」,为避免在创业之路上重蹈覆辙,由大平台提供财务、业务、发行与总务等出版关键资源,让各品牌能心无旁骛,更专注在编辑、行销等差异化的环节。

直至今日,读书共和国凝聚了近40个出版品牌,每个品牌之下多则十人、少则一人,组织结构层次均衡且分明,藏身在新店远东工业园区边角的厂办大楼中。

视角一:梦想的起点

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小档案

➤品牌精神:
 「共和」无集权君主,主权在於全体。源於对阅读的信仰与坚持,我们相信,只要人类文明存在,阅读就会存在。

➤社长:郭重兴
➤成立时间:2000年
➤员工数:全集团160人左右(不含仓库人员)
➤现况:旗下近40个出版品牌,多则10人、少则1人

望族之後 承接出版人使命

走进郭重兴古朴而雅致的办公室,成堆书籍随兴搁置,木制橱柜、弧形椅凳、古物藏品与至亲旧照,都成了时光之锁,伴着墙上机械挂钟不时传来的声响,滴答、起落之间,预告任意门悄悄开启,往日情怀扑面而来。

笃信基督教,郭重兴却收藏了多尊土地公、弥勒佛的石像;听古典乐,也热爱巴布・狄伦与披头四;他偏好的猫头鹰意象,在西方是智多星,东方却成了神秘、鬼魅的夜灵。冲突又和谐,一如他倾毕生之力打造的读书共和国。

不拘小节、胸怀开阔又实事求是的特质,或许正来自郭重兴家族血液里的「生意囝」基因。日治时期,祖父在迪化街经营南北货;外祖父则是大溪起家的樟脑与矿业巨擘简阿牛,贡献北台湾经济发展甚钜,「外祖父对我的影响可能是比较不怕死,碰到困难就顶下来。」

大学联考上了台大森林系,郭重兴彷若脱笼之鹄,他大量接触新潮文库的书籍,深受西方人文、社科思潮冲击,大三重考进台大哲学系,自我期许能效法新潮文库的创办人张清吉,「我也有责任回馈,让下一代感受阅读的充实。」新潮文库启发了至少横跨20年的台湾年轻人,好比说,前文化部长郑丽君同样受其影响而转攻哲学。

以人为本的变形虫组织

共和国创立20年来,郭重兴没有秘书,旗下总编辑排定时间、轮流找他开会,除去层层官僚系统,直接对他负责。

20年来,读书共和国不设中央管理单位,甚至不需要出版计画,「所有品牌计画加起来,就是共和国的出版计画。」郭重兴期盼,共和国是只变形虫,不断突变、增生,靠得正是各有千秋的编辑人才,「不是把编辑纳入组织、同化,而是因为有了你,整个共和国就又不一样了。」

在郭重兴(图中)带领下,每位总编辑都须具备「准经营者」思维。富察延贺(图左)、张莹莹(图右)分别带领八旗与野人两个出版团队。

富察举例,有时他不敢签的书,共和国其他品牌却大胆出版,丝毫没有踩线问题。还有一位编辑因理念不合离开八旗,反倒被郭重兴留下,在集团内开了新品牌「燎原」,专做军事战史书籍,如此多样性与生命力早已不负「共和」之名。

目前,读书共和国约有160人,每月平均出版近100本书。集团逾九成营收来自最主要的十多家出版社,其余二十多个品牌,不乏刚萌芽的一人出版社;或是成立未满三年,仍在留校察看的状态。「品牌存续,考量的点不会只是销量,还有是否进步、是否愿意沟通,阵亡年限大概三至五年,到开花结果恐怕要十年了。」郭重兴直言。

光是过去一两年,就有专做漫画的「黑白」、介绍台湾地方文史的「里路」以及「堡垒文化」、「双囍出版」等新品牌陆续成立。「小猫流」、「月熊」则是暗自吹响熄灯号,不再推出新书。而让大小出版社得以并存,维持既竞争又合作的关键,即为利润中心制。

尊重财报 让数字说话

完美贯彻利润中心制,首推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套用在读书共和国,可将旗下每一出版品牌都理解为一利润中心,各总编辑的年度经营成果,透过会计分析,绩效优者奖励、未达标者深入检讨,「财报是我们最後的底线,如果有单位不健康,摊开来看一清二楚。」

「我不会因为另一品牌在赔钱,就要赚钱的少拿一点,挖东墙补西墙会乱,这样就不可能请总编辑完全负责。」郭重兴说,尊重财报的另一体现是,共和国内部对於销售数据力求透明,每一本书的进度与销售成果,平台会定期制表,公布给资深的编辑参考。

「有些书籍在市场上的声量很大,但实质销售可能不成比例。」野人社长张莹莹认为,资讯透明是训练编辑时的一大武器,推动良性竞争,编辑群能更客观看待销量与声量之间的关联,不至於人云亦云、或误判情势。

领导野人前,张莹莹曾是猫头鹰出版社的一员,与郭重兴共事多年,私底下常喊他一声「老郭」,两人交情可见一斑。张莹莹分享,吃过闷亏的他养成习惯,选书、签书阶段暂不跟老板报备,「郭先生会很开心到处聊天,我的机密就泄漏了!」事实上,郭重兴鲜少干涉子弟兵编务,他笑说,「有些书我有点不以为然,但我不会讲,连表情也不会显露出来!他们自己决定,成了表示眼光准;如果不成,才会彻底检讨。」

有别於品牌鲜明的八旗,每一位编辑都是「旗主」、拥有独立空间,综合出版社型的野人则自许为一座小森林,编辑普遍市场敏锐度高,擅长团队作战、截长补短,能广泛经营不同属性的读者社群。例如野人近期出版的《如果历史是一群喵》、《人间失格限定版》和《爱妻瘦身便当》等,类型差距大,却都能盘据畅销书榜。…

不只是便利商店!全家如何用「设计力」变得更潮

受困荒山野岭中、饥寒交迫,只能实现一个愿望,该许什麽才好?「神啊!请赐给我全家便利商店吧!」为什麽是全家?「便利商店之於现代人,完美诠释了文明、温暖的意涵,一看到就能放下心来。全家品牌很有精神,又带一点幽默感,进入店舖的感觉都不一样了。」IF OFFICE创办人、设计师冯宇说。

2019年,全家先邀请冯宇赋予「匠土司」新生命,再接续由他革新Let’s Café品牌主识别。

化守为攻、渐收转型成效的超商老二全家,近年持续加强商品、服务与科技力道,不只在App完整度、店到店取货、霜淇淋、夯番薯等环节弯道超车,也积极善用「设计」能量,屡屡玩出新亮点。甫於日前落幕的2020年金马奖上,电影导演杨雅喆、萧雅全联袂拍摄全家Let’s Café与金马联名广告;颁奖典礼後台,记者、演员人手一杯结合罗申骏金马主视觉设计的Let’s Café。

旅英时装设计师詹朴「APUJAN」推出的《翻开了图画书》系列,多款联名家居商品,仅限全家会员以点数换购。就连全家自有品牌FamilyMart Collection(FMC)的瓶装茶饮、卫生纸等,也慎重找来华裔设计师Daniel Wong设计包装。

为什麽全家要如此讲究设计?

早期,便利商店自我定位为买卖业,商品差异性普遍不高。随着连锁通路竞争白热化,价格战非长久之计,势必要建立每一样商品的差异性,区别对手。另一方面,若是仅埋头强化产品品质,忽略与消费者沟通,一厢情愿以为「酒香不怕巷子深」,很难在这时代脱颖而出。

「我们以前比较古意老实,只想着把商品做好,慢慢发现品牌也很重要。」全家整合行销暨企划部部长陈菀扬强调,从Let’s Café到詹朴,核心目标都是要强化全家品牌的识别度,拉高在消费者心中的认同与价值。

一生悬命成就品牌,设计自然扮演重要角色。以咖啡为例。2006年全家开卖现煮咖啡,从与伯朗联名到自创品牌,四年前率先推出单品咖啡,带动Let’s Café业绩连两年成长逾三成,2019年突破50亿元,小小一杯黑色液体,就贡献了全家总营收的6%。但连年不断的尝试错误,也让Let’s Café的品牌形象日渐杂乱,在业绩成长驱动下,设计整合势在必行。

有个性的Let’s Café  新logo强化专业识别

「咖啡、面包等铜板小食,虽然不起眼,却都有一个经典样貌在我们心中,在各式生活情境中赋予情感连结。」冯宇说,他与全家合作的任务,就是找出Let’s Café的「人设」,再透过设计专业,彰显其独有的魅力,而非强加。

全家便利超商近来积极携手设计师跨界创新。

光谱一端是设计人的理念;另一端,则是全家累积多年的消费数据,勾勒消费者群像与偏好,趋近中间值的过程,是一段痛苦而深刻的激荡。「第一次提案出来,双方认知差距非常远,冯宇重态度,我们背负业绩压力。」陈菀扬直言。「美感很主观,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武器,」冯宇提醒,视觉上的美感并不能成为购买的诱因,要打动消费者,关键仍在产品本身。

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磨合,冯宇历经被打枪近100次、封存四百多个杯款图档,最後全家出动采购单位、营业单位、广告代理商、高层主管,参考内部消费者调查,终於拍板定案,Let’s Café从过去主打「喝一口美好」的感性诉求,转向更理性、专业的调性。

2020年中,Let’s Café以崭新姿态登场,冯宇从全家广告中得到灵感,他看到职人反覆筛选、精挑豆子的心意,就是美味咖啡的原点,「新logo是一颗咖啡豆,融入双层抽象的L、C,代表香气、层次饱满的口感。」配合新杯身的深浅、双色蓝格纹,全家陆续改装店舖色系,店员换上深蓝色制服,货架上的部分烘焙品包装也与Let’s Café遥相呼应、营造整体感。

成果揭晓,根据东方线上调查,品牌重塑後的Let’s Café,消费者喜好度达到五成,与老大对手旗鼓相当,而「Let’s Café」品牌名,更是首度进入品牌印象前三名,介於「跨店取」等形象之後,表示品牌感明显提升。

邀时装设计师跨界  玩出集点活动差异性

与詹朴的跨界联名,则为全家行之有年的集点行销活动注入新刺激,藉由设计的力量玩出差异、引发话题,服务新旧粉丝。

过去,全家的联名商品以肖像、卡通人物为主,搞定授权就能找委制商开发,流程相对单纯。但詹朴高度涉入,从构思、材质选用,一路到打样、生产,连纸盒包装都全程监工,每一样品项都有延伸故事。像是第一个完销的黑猫抱枕,灵感来自詹朴养的猫,广告由他配音,店头海报也出自他手。

「我们想尝试,不然就一直在走老路。做十次Hello Kitty,也不会让无感的人有感,只会让本来喜欢的人觉得烦,」陈菀扬说,相较於全家过往操作的同类居家产品,APUJAN系列的售价虽然大约高出两、三成,但在PTT上网友口碑发酵,多篇满分开箱文是全家史上最高,「我还拿去问同事,这是不是业配。」

在与设计师合作之後,全家品牌更强化了设计美学元素,主动找上门谈合作的人更多了。不过对全家而言,跨界创新是长期策略,而这将不只是关於设计,而是充满了无限可能。

|延伸阅读|

台式嘻哈创业家黄立成:台湾是一个很酷的地方

无论是作为是音乐工作者,抑或网路创业家,黄立成永远都领先市场一步。因为如此,我们才看到了台湾的嘻哈风潮,见识了席卷生活的串流直播,甚至是崭新的数位版权形式。每次转身,都展现别树一帜的创新思维。

⓵ 高中毕业能干嘛?

黄立成(以下简称黄):学历没屁用!从带进嘻哈文化的L.A.Boyz、歌手、演员、主持人、网路创业到近年的M17董事长,都无法停下我的脚步,心中有梦就要去追啦。

⓶ 网路创业,你也行?

黄:确实都在做网路新创!但曾经在实践大学教授时尚音乐创作研究及媒介讯息课程的经验,是大家比较少知道的偶然际遇。 

⓷ App被下架的成就解除,很屌吗?

黄:很不爽!我们第一名的时候,很多的直播App都还不知道在哪里!M17 Entertainment才屌,算是美国纽约证交所200年历史、2000家公司当中,唯一在同一天内敲钟随即延迟上市IPO的公司。

⓸ 如何看待自己多采多姿的人生?

黄:台湾是一个很酷的地方,有很多「天使」,也有很多商场上的黑暗,我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

⓹ 关於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真相是什麽?

黄:对的事,就值得坚持,为了扞卫真相,不顾一切创作《南京1937》,就是要让全世界正视这段历史的存在。

🔻 PHASE ①  嘻哈文化在台湾

1972年,生於云林虎尾

1975年,移民美国加州

1992年,在演艺圈出道

🔻 PHASE ②  演艺触角多元发展

1996年,首次创业做软体

2003年,另组Machi再爆红

2011年,积极筹资拍摄国片

🔻 PHASE ③  摇身一变成为创业家

2014年,创立电竞队伍Machi E-Sports

2015年,17直播平台上线,2017年营收突破20亿

2018年,M17赴美挂牌失利

🔻

电商女王周品均:创业是一次又一次的勇敢蜕变

出生於安稳的公教家庭,周品均从未想过成为众人口中的「电商女王」,在大三那年接触网拍,意外开启他「东京着衣」的创业奇旅。而正当事业攀上高峰,他却受婚姻风暴重重卷落,甚至被迫离开一手创立的公司。行过了人生低谷,周品均学会拥抱自我,重新爱上家庭与生活,屡屡漂亮地转换身分,他活出了女性的自在与优雅,展现如何以无惧的姿态,突围瞬变的电商红海。

⓵过去三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麽?这个改变对你带来的影响与意义?

周品均(以下简称周):历经重大挫折之後的我,不再像年轻时对凡事「过度用力」、「过度认真」,而多了一种自在的态度。那种淡然不是不在乎,凡事幽默以对也并非无所谓,就是换了姿态面对世界。这样的改变让心灵平静也舒坦许多,是一种心境上的成熟。

⓶你认为到了 2045 年,人类的生活方式会有哪些不同?

周:小时候看的电影,计程车、公车都在空中飞,智能机器人能融入日常做事,虚拟实境可以随时投放与回顾记忆,真希望有生之年能实现。

⓷当你在家里,通常会花最多时间在哪里?做什麽?

周:跟女儿在家看电影、一起泡澡,睡前还要说床边故事,这种最普通的日常很令人珍惜。最近我还迷上烹饪,不断解锁各种菜色,是很疗癒的时光。

⓸回顾曾去过的地方,最喜欢哪里?为什麽?

周:疫情後无法出国,最常想起在希腊米克诺斯岛上闲晃的美好。这个小小的岛屿拥有绝美的日落、美味的地中海料理、充满度假风情的巷弄,还有街角的热闹酒吧与冰淇淋小铺子。它小得刚刚好、商业得刚刚好,温馨也刚刚好。

⓹你担心世界末日吗?末日前你会做些什麽?

周:我并不担心,若是会发生就会发生,担心也没用。在世界末日前,希望有时间跟所有我深爱的人好好相聚,不要留下什麽遗憾。

🔻 PHASE ①  求学阶段

1982,出生於台北,成长於云林

2001,进入南华大学大众传播系,延续对采访的热情与对时尚流行的追求

2004,大三时向家人商借5万元,创立「东京着衣」

2005,创业一年即跃升Yahoo奇摩拍卖累积评价第一,成为台湾最大女装

网拍业者

🔻 PHASE ②  女装王国

2006,贷款近三千万,在嘉义自建400坪仓库,逐步构建仓储物流系统

2009,在台北士林商圈盛大开幕品牌首间实体店面

2010,自建4000坪仓储物流中心,年出货超过600万件

2012,创下年营收20亿元的巅峰,宣布即将IPO上市

2013,因与前夫的离婚财产纠纷,离开东京着衣

🔻 PHASE ③  归零再起 华丽转身

2014,化名「周小葳」经营Facebook专页,分享亲子互动、女性的穿搭与

生活态度

2016,沉潜两年後,独资创立电商服饰新品牌「Wstyle」

2019,以第三年新创之姿,Wstyle年营收破亿元